產業時事

二〇二四慕尼黑安全會議:對話真能實現和平?

陳建維 2024-03-18

文/陳建維

圖/截自網路


二月十六日至十八日,來自五十餘國的上百位國家高層,再度齊聚德國慕尼黑,開啟一年一度以國防及外交為主題的「慕尼黑安全會議」,由於烏俄戰爭持續延宕,二○二三下半年又爆發舉世震驚的以巴戰爭加上中美、美俄強權的競合,正如同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在會上所說:世界變得更加危險了。        

創立自一九六三年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今年邁入第六十屆,今年的主題是「通過對話實現和平」,議題仍是聚焦在以巴衝突及尚未結束的烏俄戰爭。除此之外,根據會議召開前率先公布的「慕尼黑安全報告」指出,後冷戰時代經由經濟發展和全球化所建構的國際秩序正在逐步裂解,烏俄戰爭已導致蘇聯解體後漸趨穩定的歐洲安全再次面臨嚴重威脅,也因為俄羅斯的強硬態度,使得歐洲防衛負擔加重,而以美中對抗為主的地緣政治風險大幅提高,也為全球經濟整合和國際議題合作帶來許多不確定性。

圖/截自網路


停火協議紛爭不斷 美國力保核心利益  

自二○二三年十月七日哈瑪斯發動襲擊以色列爆發最新一輪以巴衝突之後,已造成雙方將近三萬人死傷,而這樣的死傷人數更是五十年來之最。造成雙方衝突無法停止的原因,除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間的歷史紛爭外,國際政治的角力顯然佔有關鍵因素。 連同二月二十日在內,聯合國安理會自戰爭一爆發後前後三次在會中提出要求加薩走廊停火並實施人道救援的提案,均遭美國以常任理事國的反對權力否決,問題是,美國為何要反對立即無條件停火?根據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的表示,美國認為該無條件人道停火的決議案可能會危及目前釋放人質的談判進度,同時美國也提出另一個草案要求暫時停火和釋放人質必須連結,並呼籲取消對運送人道主義物資的所有限制,又指出這兩項行動將有助創造條件,以實現持久停止敵對行動,同時反對以色列在加薩走廊南部邊境城市拉法,發動大規模地面攻勢。

美國的提案看似更有道理,但實則延緩以色列停火的行動,自戰爭爆發後,以色列憑藉歐美先進武器為後盾,對加薩走廊展開毀滅式打擊,截至目前以色列軍隊已挺進加薩走廊南部堡壘拉法,並誓將消滅四個位於拉法的哈瑪斯作戰營。從戰略角度來看,除了徹底消滅哈瑪斯,以色列此舉最重要的目的還要從哈瑪斯手中奪回位於埃及和加薩地區中間、被視為哈瑪斯獲得武器及運補地區的「費城走廊」,一旦以軍攻破拉法,即代表以色列徹底解決加薩走廊及哈瑪斯的問題。 美國為何用技術性的方式支持以色列持續揮軍?

從美國的核心利益來看,美國目前全球安全戰略的三大支點分別是與歐洲搭建的北約、與日本建構的美日安保條約以及位居中東戰略要地的以色列。自一九六○年代以來,美國一直是以色列的堅定支持者,而這樣的堅定支持,背後隱含力保「石油美元(Petro-dollar)」的關鍵因素。石油美元的歷史並不長,源自一九七○年代石油價格開始大幅提高後,石油生產國透過出口獲得鉅額盈餘,由於石油在國際市場上以美元計價,大量阿拉伯的石油美元流入歐美股票、債券市場,九○年代後更進入如日本、新加坡等新興市場,可說石油美元成為國際金融市場上舉足輕重的一支力量。而其背後的核心為美元是國際石油唯一的計價、結算貨幣,這也是一九七○年代後美元與黃金脫鉤,仍能維持信譽的重要原因。過去美伊戰爭爆發,其中一個因素就是時任伊拉克總統海珊擬將石油改為歐元計價,無疑傷害美國的核心利益。

以色列如果立即停火,換來的不見得是和平、而是反擊升級,甚至可能嚴重到以軍必須再次大舉用兵,本來以色列在美國的戰略構想是以威懾中東地區國家為主,然而現在局勢的發展已遠遠超出美國預料。如果以色列甚至美國在國際要求下無條件停火,無疑向國際壓力低頭,當以色列乃至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威懾力削減,嚴重者將在未來影響石油美元的絕對地位,可見在核心利益下,所謂的人道停火恐將難以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