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風向

解碼二○二四年台股風雲的經濟動力

數位發展部 2024-01-02



文/林嘉宏 陳世昇

最壞的時候已經過去 最好的機會已經到來

前言
讓我們先回顧一下這個動態市場在過去幾年的主要趨勢和特點。從二○一○年代中期開始,台灣股市經歷了一個長期上升趨勢,受益於國內外經濟增長、技術創新,以及全球投資者對亞洲市場的關注。特別是台灣在半導體和電子產業方面的全球領先地位,為股市帶來了顯著的增長動力。

然而,如同所有股市一樣,台股也受到全球經濟和政治事件的影響。在二○一八年至二○一九年期間,由於中美貿易戰的不確定性以及全球經濟增長的放緩,台灣股市經歷了一段波動時期。但台股在這段期間表現出較為穩健的一面,這反映了台灣經濟的韌性和多元化。 從利率、總統大選及週期循環剖析台股行情 進入二○二○年,新冠疫情的全球爆發對台股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疫情初期,市場經歷了劇烈的下跌,但隨後在政府有效的疫情控制和強勁的科技出口需求推動下迅速反彈。這一時期,台灣股市不僅恢復了失地,甚至創下了新高,顯示出台灣企業在全球供應鏈中的關鍵地位。

 

然而,正如二○二二年初的情況所展示的那樣,股市永遠充滿不確定性。二○二二年初,台灣股市崩盤,由一八六一九點開始的九個月連跌,下跌將近六千點。但危機也是轉機,同年十月落底,台股一路上漲,目前已接近崩盤前的高點。展望二○二四年,兩大最受投資人關注的事件:總統大選以及美聯暗示二○二四年降息。
當探討台灣總統大選對股市的影響時,我們必須超越表面的現象,深入分析背後的經濟與政治因素。從一九九六年至今的選舉歷史顯示,無論哪個政黨當選,其對後續股市行情的影響並非一成不變。這一現象提示我們,選舉期間的股市波動受到多種因素影響,包括市場對未來政策的預期、全球經濟環境以及地緣政治的變化。
例如,不同政黨的上台或是連任可能預示著對特定產業或經濟領域政策的重大轉變,這些變化會直接反映在股市的動態中。此外,選舉期間的不確定性往往會造成市場情緒的波動,這反過來又會影響股價。同時,國際因素,如全球經濟趨勢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也在選舉期間對台灣股市產生重要影響。

台灣總統大選對股市的影響是一個多層次、多變量的複雜問題。它涉及到經濟政策的預期變化、市場情緒的波動、國際經濟環境的影響,以及政治穩定性的考量。因此,在解讀選舉對股市的影響時,需要採取一種綜合性的分析方法,考慮所有相關因素,才能對未來的市場動向有更全面的理解和預測。 美國聯準會升降息對股市的影響 傳統經濟學說認為利率上升不利股市,利率下跌有利股市,但真實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在探討美國聯準會(Fed)的升降息決策對全球股市,尤其是對台灣股市的影響時,我們必須超越傳統經濟學的簡單假設。傳統觀點認為,利率上升對股市不利,而利率下降則有利於股市。然而,這種簡化的解釋忽略了市場的複雜性和多樣性。

實際上,美國利率的變化對全球股市的影響是多層次且多面向的。以台股和美國標普500指數的高度連動性為例,我們可以觀察到,利率的變化並非單一地影響股市。雖然低利率環境通常被視為有利於股市,因為它降低了借貸成本,激勵企業和個人投資,但這並非絕對。相反,高利率時期可能伴隨著經濟成長加速,這對某些行業或企業來說,可能是一個正面信號。
因此,在分析美國利率政策對台灣股市的影響時,我們需要一種更綜合的觀點。當美國Fed考慮降息以刺激經濟時,這通常會導致全球資金流向收益潛力更大的市場,例如台灣。這種資金流動可以短期內提振台股,但我們也必須警惕於這種增長的可持續性。同樣,當美國Fed加息以抑制經濟過熱時,這可能意味著對成熟市場的信心恢復,可能導致資金從新興市場撤回,對台灣的股市形成壓力。

由於台股和標普500連動性極高,我們可以藉由觀察標普500和利率的關係來驗證。由上圖中可知,無論利率(橘線)升降都與標普500(藍線)漲跌無明確相關。可見實際情況遠比理論模型更為多元,高利率可能判隨著更高的經濟成長,雖然舉債較多的企業會受到影響,但整體並不一定是利空,僅依賴利率預測股市表現並不可靠。 股市週期循環
超過九成的準確度股市週期循環理論源自一九二四年Edgar Lawrence的著作《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並得到知名投資大師 華倫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的推崇。理論指出,股市走勢每十年形成一個循環,西元同尾數年份大致呈現類似的走勢。該理論從一九二四年至今不斷得到驗證,一百多年來失誤的次數寥寥可數,勝率高達九成,非常可靠。
從台灣加權指數四個十年的比對圖,以股市週期循環理論觀察可得:「西元尾數二的年份會發生崩盤,之後開始大多頭行情,持續到尾數六的年份」市場崩盤已成過去,當前趨勢顯示
二○二四年的股市有較高機率持續多頭。雖然利率和選舉事件被視為影響因素,但可先忽略。然而,投資者仍要保持謹慎,透過合理的資產配置來降低風險。在投資的世界中,風險管理和不斷求證的心態才是實現長期收益的關鍵利器。 1996年第一次民選總統,由國民黨籍李登輝連任,選前股市呈現下跌,選後上漲。

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由民進黨籍陳水扁上任,選前股市呈現上漲,選後下跌。
2004年民進黨籍陳水扁連任,選前股市呈現下跌,選後上漲。
2008年國民黨籍馬英九上任,選前股市呈現上漲,選後下跌。
2012年國民黨籍馬英九連任,選前股市呈現下跌,選後上漲。
2016年民進黨籍蔡英文上任,選前股市呈現上漲,選後上漲。
2020年民進黨籍蔡英文連任,選前股市呈現上漲,選後上漲。
由此可歸納出四個現象:
哪個政黨當選對後續股市行情沒有一定的影響。
政黨輪替對後續股市行情沒有一定的影響。
連任後的股市行情皆呈現上漲,但案例不足,仍須進一步驗證。
選前的股市行情並非一定會上漲。
以上可知,投資人對於選舉行情的預期並未受到明確證據支持。

本文作者/ 華沃商學院創辦人 林嘉宏 奇貨怪道 陳世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