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韓快訊

韓國每年春天都籠罩著悲傷

數位發展部 2023-04-18


文/安政炫
災難接二連三,政府做了什麼?雖已是九年前的憾事,卻依舊讓韓國人在每年春天陷入悲傷,並且對今後還有多少人會瞬間死去感到不安。 客輪沉沒後,304人失蹤,不知不覺已經過了9年。 「4/16世越號慘案」(以下簡稱世越號慘案)是2014年4月16日從仁川開往濟州的客輪「世越號」在珍島附近的海域沉沒,導致476名乘客當中,有304名死亡、失蹤的大型慘案。 世越號慘案9週年之前,韓國又發生了另一起慘案「10/29慘案」。這是去年10月29日萬聖節, 首爾梨泰院站1號出口前的漢密爾頓酒店西側的一條小巷內聚集了很多人, 擠壓事件造成159人死亡,直至今年4月中旬,追悼的浪潮仍在繼續。 這兩起慘案的共通點是,一直相信聽從大人的話就是好事,大部分年齡落在10~20多歲的青年,在安全得不到保障的環境中卻毫無危機意識,超過100多人瞬間死亡的大規模事件,慘案發生後,責任主體(國家機關等)紛紛辯解,媒體對慘案遺屬的負面形象不斷擴散,沒有正確查明原因和處罰責任人。有人指出,特別是事故發生前,國家疏於對安全的管理,事故發生後急忙制定對策,甚至連修補式的應對也不完善。 艙內播放「無須移動保持安靜」,海警無罪釋放!從2023年這一時期來看,世越號慘案是由非法改建船舶、忽視客艙安全的船長和船員、海洋警察指揮部怠忽職守、指揮塔混亂等造成的社會災難。首先,世越號是清海津海運從日本進口的二手船再進行改裝,沒有徹底考慮船傾斜時可重新站直的復原性、重量中心、左右均衡,而是改造成了最大限度地裝載貨物和旅客。9年前的4月16日,世越號因駕駛裝置發生故障,在100分鐘後完全沉沒。據悉,船開始快速傾斜時,當時世越號廣播中只出現了「不要從現在的位置移動,保持冷靜」,而只有未聽從廣播,從客房出來的部分學生還活著。慘案遺屬們主張,在沉沒之前,海警分明可以救助更多的人,但由於沒有採取適當的初期措施,而導致很多人身亡。 2020年世越號慘案特別調查團,以海警指揮部沒有正確指揮世越號現場情況,違反了誘導立即退船及救人工作爲由,適用了業務過失致傷的嫌疑。不顧海警責任重大的批評和市民輿論,韓國裁判部於今年2月對當時的9名海警幹部判決「無罪」!儘管如此,死者遺屬在過去9年間一直追究國家的責任,於進行街頭示威,敦促真相, 但極右傾向的媒體和厭惡性嘲弄卻沒有放過他們。遺屬們至今還在與國家、媒體的惡意框架進行鬥爭。 4/16團於10日通過決議文表示:慘案發生後,沒有一個國家安慰、反省和負責受害者,只存在壓迫世越號事故受害者和市民、迴避自己責任的國家。積極應對對受害者的厭惡和侮辱,不會放任記憶、追悼、哀悼的權利受到妨礙。他還補充說:將追究海警指揮部沒有一人受到處罰的責任。從 4/16 開始就沒有跨過一步,在決議書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們提到了10/29慘案。決議文就10/29慘案表示:國家仍然毫無作為,向慘案的受害者要求「受害者的脆弱形象」,強迫他們成爲純粹受害者。將與他們聯合,構建保護國民的國家責任的市民社會連帶合作體系。 因放棄國家責任而發生的慘案,進而失去家人的市民們跨越9年的時間構建了聯盟。10/29慘案正如前面所說,是爲了享受萬聖節而聚集的多數人沒有得到適當的管制,相互交織在一起,造成159人死亡的大規模慘案。這是解除保持社交距離後首次迎來的萬聖節,因此聚集了很多人。特別是漢密爾頓酒店後面的巷子坡度又急又窄,如果巷子內超過可容納的人數限制,極有可能造成人員傷亡。因此,慶典現場管制和通行管理應該從一開始就徹底進行。據悉,實際上在慘案發生當天,也就是死亡事故發生約4小時前的6點34分,警方接到了「好像會被壓死在人潮裡」的報警電話。此後,仍有不少市民向警方傳達了要求迅速管制的舉報,但依舊沒有執行適當的控制。對此,總管國家災難業務的行政安全部部長李相民表示:並沒有聚集到特別令人擔憂的程度,這不是通過事先安排警察或消防人員就能解決的問題。這是正面反駁了大眾輿論,「如果再部署控制人力,就可以減少損失」。李長官雖然擔任了相當於國家災難控制塔的行政安全部長官一職,但迴避責任的行為受到頗多的批評。另外,有分析認爲,在應對慘案的過程中,國家的災難應對行政體系整體未能正常啓動,應急措施被推遲,損失進一步擴大。據悉,行政安全部長官李相珉反而比總統的國政室晚才接到報告。行政安全部在慘案發生當時應該啓動的中央對策本部在慘案發生4個小時後才運營。另外,消防署在慘案發生後,在現場通過無線電反覆敦促加強消防、警察人力,但由於中間報告被推遲,機動隊直到1個小時後才投入現場。 在國家責任明確的情況下,誰都不願意承擔責任。慘案發生後,部分警察相關人士受到了處罰,但追究位於他們上面的行政安全部、首爾市等責任的處罰微乎其微,這是遺屬們不斷提出的問題。因此,從9年前4月16日304人死亡的那段時間開始,雖然認爲不能再發生社會慘劇的共識已經形成了一定程度,但不到10年,在梨泰院巷子裏再次有159人喪生。包括慘案遺屬在內的市民們認爲,爲了防止反覆發生的慘案,應該進一步鞏固國家這一藩籬。他們強烈敦促徹底的安全對策、統一的安全管理體系。 韓國地鐵,每天都有踩踏壓死的可能,雖然人人都希望10/29慘案成爲在韓國發生的最後一次社會慘案, 但據觀測,要走向安全的韓國還需要很長時間。 10/29慘案發生後,韓國市民對擠壓致死的恐懼感正在加大。本月11日在韓國地鐵金浦都市鐵道(金浦黃金線)發生了兩名市民因呼吸困難而昏迷倒下的事件。這發生在被稱爲地獄鐵的乘客過密現象嚴重的金浦都市鐵道上。金浦黃金線是只有兩節車廂的小列車,每次上下班時間乘客都比定員多出幾倍。實際上,每輛列車中約有250人左右, 這與10/29慘案現場的群眾密集度相似。有分析認爲,呼吸困難、心臟疼痛、甚至暈倒並不令人驚訝。因此, 乘坐金浦黃金線的乘客從以前開始就向政府要求增加地鐵車廂或縮短發車時間,但政府沒有提出有效的對策。市民們紛紛批評說:又要等人死之後才制定對策嗎、政治家們應該親自體驗一下地獄鐵、只有儘快提出對策, 才能防止第二次梨泰院慘案,雖然同路線的公車, 但交通堵塞很嚴重,發車間隔太長,還是只能乘坐地鐵。對此,政府表示,將指定公車專用車道,並在上下班時間段大量投入班車。據分析,在過去幾年裏,政府一直消極應對市民因混亂而痛苦的聲音,直到10/29慘案半年後在地鐵發生兩人暈倒的事故後,政府才提出了更加積極的對策。儘管如此,市民們還是敦促政府迅速改善列車狀況,消除踩踏壓死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