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頁面

中美沒有「新冷戰」的本錢

「拜習會」後關係持平不惡化是最佳狀態

趙春山 2021-12-01



 
外界常以「新冷戰」或「冷戰2.0」形容川普開啟的中美戰略競爭,擔心雙邊關係會上升到對抗甚至衝突的局面。習近平則說「合則兩利,鬥則俱傷」,雙方現在似乎都沒有打「持久戰」的本錢。

文.趙春山

中美關係經過連番折騰,近期似乎出現轉機;先是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皆透過向「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CUSCR)十一月九日年度晚宴致賀電,釋出雙方改善關係訊息,接著是兩國出席格拉斯哥(Glasgow)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的代表,罕見發表聯合聲明,同意在未來十年加強氣候合作。當然,「壓軸戲」就是拜習兩人於十一月十六日上演的線上峰會。
外界常以「新冷戰」或「冷戰2.0」形容川普開啟的中美戰略競爭,擔心雙邊關係會上升到對抗甚至衝突的局面。對此,習近平十一月十一日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企業領袖峰會發表談話指出,亞太地區不能也不該回到「冷戰」時期的對立狀態,並警告各國不要基於地緣政治考量形成小圈子。與此同時,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亦表示,美中在印太地區雖進行經濟、科技和價值觀等「激烈競爭」,但並非注定演變為「新冷戰」。
我認為,中美兩國都想避免重蹈覆轍,回頭走冷戰時期美蘇對抗的老路。習近平說「合則兩利,鬥則俱傷」,雙方現在都沒有足夠的本錢打「持久戰」。
 
美國經濟困境面臨挑戰
國力已今非昔比
 

有鑑於川普的「單打獨鬥」對美國國力造成巨大耗損,拜登想運用「拉幫結派」的方式對抗中共,然而連美國在歐亞兩地的部份盟友,都不願意「選邊站」。軍力是維持「美國第一」的最大支撐,但疲弱的經濟讓拜登感到難以為繼。最新數據顯示,受新冠疫情影響,美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和「生產者物價指數」皆大幅上揚,通貨膨脹加上失業危機,已重挫拜登在國內的民意支持度。
其實,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早在今年初就已提出名為《實施克制》(Implementing Restraint)的研究報告,指出美國國力今非昔比,不能再採過去的全球擴張戰略;報告建議美國應實施「戰略收縮」,即減少參與大量的國際事務。「蘭德公司」具軍方背景,提出這種近乎「非主流」的觀點,特別引發外界關注。
 
不利衝擊多
習近平的「中國夢」恐難實現

 
習近平認為,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要維持其在中共「新時代」的領導核心地位,就必須減少外部環境對中共造成的不利衝擊。而對美關係是中共外交的「重中之重」,但習近平過去四年的對美工作,並沒有交出一張像樣的成績單;未來習若處理不當,不僅影響他的「中國夢」,甚至將提供政敵趁機攻擊的口實。
習近平的「中國夢」就是達成「兩個一百年」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習聲稱「強國必先強軍」,為了縮短與美國的軍力差距,還加上「建軍一百年」的目標;但中共付出的代價,可能就是與美國進行一場漫無止境的軍備競賽。習近平應該了解,蘇聯的解體,不是因為西方實施的「和平演變戰略」,而是在蘇聯領導人布里茲涅夫長期統治下,與美國進行軍備競賽,拖垮了本就搖搖欲墜的國內經濟。戈巴契夫上台後,雖想透過軍事改革使蘇聯軍力維持「合理的足夠」,但積重難返且為時晚矣,已挽救不了國家敗亡的命運。
僅管中共處在疫情當下,仍是世界主要經濟體中,經濟復甦表現最亮眼的一員;但從今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已出現放緩趨勢,明年的經濟情況更不容樂觀;而對習近平來說,明年正是關鍵性的一年。
「拜習會」雖是「千呼萬喚始出來」,但我認為,中美兩國領導人對這次會面沒有期待,只是要避免受到傷害;雙方沒有期待把兩國關係變好,但至少不要讓它壞到不可收拾。
(筆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