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頁面

面對疫情  運動產業如何應對﹖

期盼政府有積極策略重視運動員

劉虹君 2021-08-03

疫情之下,運動產業進入嚴冬,政府該如何應對﹖讓運動產業能持續發展和推動,讓這個被政府所忽略的另一個族群能持續動起來!
 
 
˙劉虹君

  二○一九年迄今,全球關注疫情發展外,近期舉辦的體育賽事:職籃、棒球和剛結束的溫布頓網球錦標賽,以及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喚起了人們對運動產業的注意。
  每天的訓練、體能和練球是球員的日常,從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於五月十九日宣布將全台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三級,為了配合密閉空間禁止群聚的政策,運動場館、健身房等場所都必須關閉,面對三級戒嚴,無法繼續日常的體育鍛鍊,球隊運動員都哪裡去了﹖
 
疫情給全世界的球員一個難題
  疫情把訓練場所和日常訓練計畫關上大門,緊緊鎖住。一般民眾戴口罩運動都有缺氧問題,醫生或專家學者也強調要避免高強度運動,並叮嚀口罩沾濕後過濾病菌效果就會降低,要立刻換新。另外在缺氧環境訓練,常常沒辦法達到該有的訓練強度,也可能造成心肺的影響,以上都說明戴口罩訓練對於運動員的困難度。
  如果不是身居豪宅,自家就有健身房,這群世界上最需要保持體型的人就只能在相對狹小的空間裡,通過簡易的器材進行訓練。更重要的是,對於許多項目而言,保持體型只是維持狀態的必要因素之一。游泳選手離不開水,攀岩運動員依賴於海拔落差,網球、棒球、籃球、羽球等都需要團練,改造甚至創造訓練場地,是運動員們在疫情期間訓練必須踏出的第一步。
  前些時候的新聞報導了世界各地的名將因應計畫,例如泳壇名將愛爾蘭少女米婭·奧康納用充氣墊搭起了一片直徑不到三米的圓形泳池,儘管幾乎無法在泳池內移動,將彈力繃帶的一頭固定,另一頭綁在自己身上,進行基礎的阻力訓練。斯洛維尼亞選手卡蒂亞·費恩將自家車庫中,用數十根金屬管構成了長方形的泳池框架,注入水後再用熱泵加熱至約莫23℃,當作訓練場。
  古巴鐵人三項名將萊斯利·阿瑪特在其位於哈瓦那的住宅樓頂布置了一片簡易的健身房。義大利人斯蒂法諾·吉索非在車庫裡安裝專業攀岩牆。而四年前在里約為英國奪得史上首枚奧運體操金牌的馬克斯·惠特洛克則將沙發的靠背選作練習鞍馬動作的場地。以上各不相同的需求激發了千奇百怪的「腦洞」,體現出為疫情生活所迫的艱辛。

 

 

超前佈署  打開腦洞應變
  反觀國內運動員的因應如何﹖以網球為例,每天練球、體能都是強度運動。
因應政府規定,室內球場無法做球隊訓練下,目前網球場室外訓練規定,一個場地只能一比一,並且全程口罩,選手要訓練,只能避開一般民眾打球時間,也就是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再加上暑假趨近40度高溫,訓練寸步艱難。
  陽明高中網球校隊在三級戒備公布前,網球國手、前緯來體育主播劉虹蘭教練便立即採取疫情因應策略計畫如下:
  • 制定居家訓練計畫,每週計畫熱身、主訓和收操內容。並將有氧舞蹈和音樂加入選手基本動作練習中,有效運用輔助工具跳繩、滾筒等加強肌耐力。
  • 對運動員而言,教練的指導不可或缺,視頻通訊因此扮演起了重要角色。
     同時視訊練習增加團練默契,影片紀錄上傳給教練,作為適時給予球員建
     議和引導,疫情期間也要同時注重球員心理和生理狀態。
 
  而致力幼兒網球,認為網球運動需向下扎根的網球教練陳建成表示,幼兒網球遭遇相同的問題。面對疫情,小朋友的訓練難度更高,小朋友練球變成教練拍基礎影片讓小選手反覆練習和修正。陳教練有一雙兒女,也同時是小選手陳靖和陳芯,則是利用自家頂樓空間拉線對打練習
 
  無論是學校或是國內運動選手都在疫情影響下,無法維持平常的訓練。不難想像,運動員在疫情中,進步空間有限,可能停滯或退步運動員練習是不間斷的,球員不能長期都居家環境訓練,因應疫情規範前提下,怎麼維持鍛鍊計畫正常運作,讓球員能力不退步﹖除了考驗教練和相關機關的危機處理和應變智慧外,同時也反映了政府長期忽略對國內體育的重視。
  從疫情爆發至今,政府的態度和採取手段都是消極被動的,面對台灣經濟和民生,除了一次性紓困和貸款條件從寬從簡,沒有有效積極的方法和策略,自求多福是社會現狀和民眾的態度。
  大有為政府可以更有為,希望政府拿出誠意來,拿出腦袋來做事,口水少一點、逃避少一點,尤其政治操作最不需要。閉嘴,行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