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口耳相傳醫術精湛 習小提琴增加精準度

漢方神醫潛心著作流傳後世

編輯部 2021-06-03

在台北市的內雙溪山林中,住著一位脾氣古怪的老中醫,他不問世事,也從不追求名利,一心只希望能寫出流傳後世,名留千古的學術創作。

文‧編輯部整理  圖.莊昭龍提供】 

 
這位巷弄中口碑流傳的神醫名為莊昭龍,是元天中醫診所院長,他在各大道場中閉關打坐、讀書,只為了考上中醫師特考執照,在三十六歲到五十歲的歲月中,他將《方劑學》、《本草備藥》、《傷寒論》等古聖先賢的智慧都記在腦海中,連二十多萬字的《黃帝內經》也扎扎實實地讀了三百多遍。

莊醫師是漢方內、外、婦、兒等科的權威,醫術相當高明,小至鼻子過敏、失眠、經痛、肩頸痠痛、脊椎側彎、長短腳;大至心律不整、精神分裂、不孕症、中風、疑難雜症等,在他追根究底的腹診、把脈下,只要病人遵照醫囑,這些病症都可以被改善。

 

莊昭龍醫師是漢方內、外、婦、兒等科的權威。
 
艱困中努力學習
以成就感謝恩人栽培

 
莊醫師一生遇到許多貴人的幫助,他從小家庭生活困頓,父親帶著年僅七歲的他從彰化上台北討生活,因此曾一度輟學,在十歲時又遷居台東跟著父母種鳳梨。小學畢業後,身為長子的莊昭龍奉父親之命沒有繼續升學。為此,級任老師翻山越嶺,徒步兩個半鐘頭,三次登門,極力勸說爸爸讓很會讀書的莊昭龍繼續升學,拗不過老師的盛情,才讓他下山並住在老師家,以麵攤的餐桌當床,親自輔導補習,直到莊昭龍順利考上台東中學。

初中三年,莊昭龍寄宿於台東天主教培質院,考試只剩倒數二十一天,他日以繼夜的苦讀,將自修室外的籐椅都坐破了,仍然孜孜不倦。後來順利考上了花蓮師專。畢業後當兵時,莊醫師為了精進小提琴工法,把軍餉都投注在小提琴學習上,把鹽巴當牙膏,用軍中發放的洗衣粉洗頭、洗澡。

退伍後,莊昭龍被分發到台北縣平溪鄉平溪國小當老師,白天教書,晚上則搭車到市區兼職教小提琴賺錢。因為表現優異,還得到校長的推薦保送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大學期間除了不眠不休熬夜苦讀外,還拜入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創辦人司徒興城教授門下學習小提琴。

苦練小提琴對於後來走上中醫這條路的他有相當大的幫助,莊昭龍的聽力相當敏銳,這對他在幫病人做腹診檢查,例如腹部脹氣、積水、癥、瘕、積、聚等等聽音辨證非常精準。因此,來給莊醫師看病的病人遍及國內外。

 

莊醫師正在攻讀台灣淡江大學文學所博士。
 
投入古籍研究編訂
著作醫書造福後人

 
師大畢業後,莊醫師又遇到了生命中的兩位貴人,一位是小提琴學生的父親黃三元教授,送了年輕的莊昭龍一本《中醫入門》;一位是引領莊昭龍進入國學及打坐禪定的啟蒙老師鄒金輔大國醫,讓他踏上了醫道這條路。二○一二年莊醫師報名廣州中醫藥大學醫學碩士班,寫論文時才發現自己學養不夠,於是報名了台灣淡江大學中國文學所碩士。莊醫師白天執醫、上課,利用業餘及晚間,一面讀書,一面編輯《黃帝內經》,耗費八年時間才從淡江大學中國文學所畢業。在這八年中,莊醫師完成廣州中醫藥大學的醫學碩士、博士學位。目前莊醫師正在攻讀台灣淡江大學文學所博士,預計二○二二年完成博士論文。        
            
莊昭龍成為中醫師後,他研究古籍,參考古今翻譯、註釋,常常發現有文句不通順或闕漏,於是莊醫師在二○○三年便獨自著手於編訂《黃帝內經》這項浩大的工程。長達八年多的時間,不上班也不出門,桌上擺滿了校訂書籍的文案,成天埋頭在書堆中批閱前賢校註,參酌研究心得,據以補足闕漏、訂正謬誤、改移錯簡,並為註記。杜忠誥教授也義不容辭幫忙校對,使莊醫師重編的《黃帝內經》更精準,杜老師不愧為國學大師,頗有文字學專家的風範。

《黃帝內經》成功出版後,莊醫師在二○一三年著手註釋《即身成道─道德經的功夫論》,《道德經》昔稱《帝王學》。世界各國語言的翻譯本就有兩百多種,有記載的註釋本達一八○○種。莊醫師註釋的《即身成道─道德經的功夫論》,以身體為丹鼎,修練成道為根本的功夫論,不只可以外王,尚可內聖、一以貫之。

莊昭龍醫師在二○一八年開始編訂,即將與《即身成道-道德經的功夫論》同時發表的新書《難經說甚麼─黃帝八十一難經》。為「秦越人」窮究《黃帝內經》,覺知《黃帝內經》有讀不通、不可行處,勒成一五三疑難,以自問自答形式,分八十一篇,解開《黃帝內經》難懂、難行疑難,故名《黃帝八十一難經》傳世,簡稱《難經》。書中論述中醫寸口把脈的精要,內有附脈象、脈形、脈勢圖。

目前莊醫師的著作有《黃帝內經》、《即身成道-道德經的功夫論》、《難經說甚麼-黃帝八十一難經》。接下來還要繼續註釋《傷寒論》與《論語》,著作《張仲景腹診心法》,期待自己能傳承即將失傳的道法醫術與中國古籍經典,期望達到「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事開太平」的願景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