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頁面

中美「2+2」會談後的兩岸關係走向

談判代替對抗 台灣要如何談?

趙春山 2021-04-01

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該如何解決?中共以國家統一看台灣問題,美國則以地緣政治看兩岸統一,戰爭或和平這二條道路,台灣會如何走呢﹖

 【文‧趙春山】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三月十八日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市舉行的中美「2+2」會談上,開場白就提到台灣。中方視「台灣問題」為中國「內政」,當然不會好言以對。雙方一番唇槍舌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形容,這只是「開胃菜」,至於隨後端出的「正餐」是否涉及台灣?這是我們感到關注的課題。

理論上,「台灣問題」不應該是中美關係的當務之急。因為第一,美國希望維持目前兩岸「分而不獨,和而不統」的現狀;第二,中共的對台政策雖是「反獨」與「促統」並進,但蔡英文政府不搞「法理台獨」,不會讓對岸「師出有名」,同時,「武統」目前也非中共對台政策的優先選項。

但實際上,台灣不僅是川普執政後期用來對抗中共的棋子,未來還有可能成為中美軍事衝突的導火線。根據日本《共同社》報導,在拜登政府上任後,首次於三月十六日舉行的日美外交及國防首長「2+2」會談中,雙方對台海因中美緊張關係升高,可能發生難以預料的事態,表達共同關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KISHI Nobuo)甚至表示,日本今後有必要探討自衛隊能為支援台灣的美軍,提供何種形式的協助。

 
 
兩岸政治分歧沉疴已久
達成共識才能趨和避戰

 
我們不了解這次安克拉治的閉門會談中,中美雙方對台灣問題究竟著墨多少;但我認為,兩岸現狀是不可能長久維持下去了。習近平已多次指出,「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但如何解決?看來只有戰爭或和平二條道路的選擇。

我們當然不希望兩岸兵戎相見,但談和平就離不開談判。拜登政府期待兩岸恢復對話,主管印太事務的官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更明白表示,美國無力當協調人,並認為「球在北京那邊」。值得注意的是,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在中美對話時刻,提出他上任後首次對兩岸關係的觀察,呼籲兩岸「相互尊重、務實對話解決問題」。

針對民共之間引發爭議的「九二共識」一詞,邱太三引用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所提「建設性模糊」的概念,意指「在談判中雙方對敏感和爭議的議題,能夠以模糊字眼滿足雙方的需求和立場。」但邱太三的說法,顯然不為對岸所接受。中共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稱,這是民進黨政府在「玩弄文字遊戲與兩面手法」,「根本沒有改善兩岸關係的誠意」。

雖然「談判代替對抗」,兩岸才有「趨和避戰」的可能,但北京已為兩岸開展對話,設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的前提,除非蔡政府接受中共設定的先決條件,或提出中共可以接受的替代方案、或中共同意將前提作為談判議題,否則,兩岸沒有復談的可能。

因為台灣無法參與這場台美中三方決定兩岸關係前途的博奕,蔡政府除了「不挑釁、不冒進」、不做「麻煩製造者」外,別無其他選擇,只有把命運交到美國人的手中。蔡政府只能期待,美國維護兩岸現狀,並且不以犧牲台灣的利益為代價。

此外,近期香港情勢的變化告訴我們,中共是透過中央立法,讓「一國兩制」逐漸走向「一國一制」。香港已完成主權移轉,美國除採抗議和制裁行動外,無法改變既存現實。但台灣與香港不同,美國雖然不會為「法理台獨」而戰,然而一旦中共決定對台用武,美國極有可能為其利益而介入台海戰事。

總之,中共以國家統一看台灣問題,美國則以地緣政治看兩岸統一。我認為中美如何處理這個認知差異,將是影響兩岸關係未來走向的最大變數。(筆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