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

薩泰爾娛樂帶來了甚麼?

原創與二創之戰 你聽從哪種聲音?

何子涵 2020-07-03

歌手劉樂妍原要發布的音樂影音作品「CHINA」意外遭到流出,在網路掀起熱烈討論,而薩泰爾娛樂公司的知名脫口秀主持人曾博恩以詼諧搞笑的方式,在網路上翻唱了曲風相同、帶有文化意義的歌詞,引發另一波熱潮,甚至轉至營利的平台,但這些行為竟未與原作曲人吳健成先生取得同意使用權。

【文‧何子涵 圖‧李威慶提供】

現在社會中許多人高舉著「二創」的大旗,用以表現自己作品是向原作致敬,但是遊走法律邊緣的那些表演者是否完全理解原作的核心意義呢?抑或只是任意帶風向給閱聽眾一個可隨意解讀的平台,再扭曲成自己是在為原創作宣傳呢?歌手李威慶表示,二創與拷貝經常被同時討論,但是根據著作權法中的第四十四條至第六十五條中說明,除非有該特定之利用行為,被著作權法中認定為「合理使用」之情形,否則在網路上散布他人的創作,又尚未取得原作的同意授權,都皆屬違法行為,遑論薩泰爾娛樂公司後將此歌曲放在KKBOX的全球區付費串流影音平台使用,已明顯是違法行為,非營利的主張更是自打臉的說法。更引來原作曲人吳健成先生發出聲明:「請侵權者停止侵權行為,無須賠償給我,但請將違法獲利,捐給台灣公益組織」。

 

李威慶於韓國演唱表演。

拿別人的罐子
貼上自己的標籤


李威慶同時身為一個創作者與表演者,看到薩泰爾娛樂公司的聲明稿,感到十分氣憤與不解,他提及自己舉辦演唱會時,若在會中演唱了出自其他歌手的歌曲,公司方就需要支付版權費用給原作方,一切都須合乎法律程序,說明在公開場合用他人的作品演出,需要遵循法律規範與音樂道德。他提到:「不論是二創或COVER的說法,只要未經原作同意授權,幾乎都歸屬違法範圍,侵權沒有模糊空間。」受到輿論炸鍋影響,薩泰爾娛樂站在一個政治正確的方向去偽裝自己並未違法,展現出侵權後的消極態度。

他表示目前台灣對於著作權法規界定模糊,給予有心人士許多灰色空間,獨立音樂發展環境相對不明朗,名氣不顯的歌手們的作品被聲量高的人物或單位未授權使用,易有歌曲熱賣而原唱不紅的局面,扭曲顛倒的角色,時常折損了創作人的熱情與動力。李威慶也感慨現今社會資訊發達,但知識卻常常呈現封閉狀態,高度網路流量使用者熟悉網路生態,擁有優勢的發語權,許多人在偶像面前沒有公平正義,跟隨信仰與偏好,忘記應該守護的是整體社會的價值觀,該被認真尊重的是每位用心創作的人、每個獨創的作品及每份投注藝術文化的情感。

 

李威慶的演唱會表演照。

薩泰爾娛樂公司
捐款二十萬元


在引發軒然大波之後,薩泰爾娛樂公司捐贈二十餘萬元給財團法人鄭南榕基金會,用延續創作自由和政治言論的權利之名,行侵權之實來替自己護航,他們聲稱不屑與劉樂妍親中的作品為伍,僅是對抗其親中意識而有的作為,但卻因其作品而成功掀起話題巨浪,擁有許多網路聲量與討論熱度,從中轉換獲得利益。在嘲諷他人之前,他們似乎忘了先拿出尊重給別人,這樣的模式去經營表演,恐怕是埋下一顆炸藥,使閱聽眾無法即時看見問題,而延續其錯誤觀念,專業與專才將不被重視,造成現實與網路環境中侵權愈加惡劣的環境。

仔細從原作曲人的聲明文中可看出他正視的侵權立場,而非捐款項目,僅用捐款做止血的薩泰爾娛樂,高段玩著文字遊戲,並未對侵權作出致歉,如此囂張的聲明文,足以說明他們自認沒有犯錯,令人感到訝異與憤怒,著作權法的規範與意義在他們眼中已蕩然無存。網路留言中不斷重複著「言論自由」的相關言論,消費專業作品甚至收取營利而不感到羞愧的侵權者,是用甚麼立場去說明自由呢?網路的聲量面,導向挾帶高人氣的曾博恩,無限上綱的支持其二創言論,更說出「沒有此二創,原創根本無人知曉」的謬論。

音樂人公正視聽

民風自由的台灣,我們擁有許多空間去發展興趣領域,應當是理解自由背後的意義,而非濫用與不當消費。愛護音樂作品的李威慶認為不應盲目跟從大眾支持的聲音,大家應當有所為有所不為,作出最理性和中立的思考判斷,不鼓勵為了賺取議題流量的諸多利益而失去道德價值,期望大家能保持正當創作與多元欣賞作品的眼光,去愛護身邊的文化環境與資產,也提到改善此窘境,可以尋找許多有聲量的名人當領頭羊,串起一系列公開的創作活動,抑或是在現實場域與網路空間發表他人作品和表演時,與原作人攜手合作,激盪出更多火花與能量,並多用文字和口說去補述加強對於著作權法規的重視,宣導作品的原創與核心價值,讓所有藝術作品和創作人一個健康友善的空間,給民眾正確視聽,保障著作權人的相關權益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