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能否再給一次活下來的機會?

隨機殺人案再起 廢死備受爭議

葉怡君 2020-04-01

【文‧葉怡君】

目前全球有七成國家廢除死刑、三成保有死刑,臺灣是其中之一,有八成民眾反對廢死,未來,這道千古電車難題,仍是臺灣執政者與人民要共同面對的棘手問題。

二○一四年的某日,苗博雅一如往常走進辦公室,桌上躺著一封來自臺南看守所的信。杜氏兄弟在信裡充滿希望地寫道:「如果不是你們全心全意的幫忙,可能我們父子三人就冤枉死了。感恩!」,落款日期四月二十六日,死前三天。

假設十個人當中,為了處死九個罪證確鑿的人,就會有一個無辜的人同時被處死;又或者,為保護一個無辜被判死刑的人,爭取平反的機會與時間,讓剩下的九人被關到老死。此時,你會做出怎麼樣的選擇?

 

杜氏兄弟在獄中寫給苗博雅的親筆信。(圖/廢死聯盟)

廢死沒有正解
取決於人民選擇的價值


新店隨機殺人案讓沉寂已久的廢死議題再度浮上檯面,現任法務部長蔡清祥指出,政府逐步朝往廢死的政策並未改變,在此之前,法律並未停止執行死刑,不過,面對判決死刑的案件,法務部以審慎的態度面對,會在極盡所有的救濟程序無效後,才會依法執行。

廢死的議題角度多元,長時間關注廢死,曾任臺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幫助冤獄平反的社會民主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表示,自己是法律人,以法律為架構出發,國家制定政策以替人民帶來最大利益為考量,沒有正確答案,就如同要不要廢核,同樣也是充斥著不同的聲音,很難說是好是壞,僅取決於不同的國家社會人民選擇什麼樣的價值?

刑罰從古至今淵遠流長,刑種多元包含肉體刑的斷手腳、臉上刺字、燒烤、流放邊疆及死刑等,隨著人類文明進入現代化,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減少死刑的執行,多採用自由刑讓監禁成為主流,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因為自由刑最公平,每個人每天擁有的時間相同,犯的罪越重關得越久;但若以肉體作為償還方式,難以衡量到底要砍掉一隻手,還是挖掉一雙眼睛?

沒有人想要錯誤的判決
機率小不表示不存在


會堅持在廢死道路,苗博雅解釋,主要原因來自於「人為錯誤的判決」,判決牽涉到法官,人為因素介入下的結果,即使機率不高,卻難免會有「意外」發生。她舉核電為例,建置核電廠就不能排除核能外洩的可能性,即使機率極小,但並不是表示不存在,她強調,「沒有人想要錯誤的判決,這是一個意外,即使機率很小還是得納入作為政策考量,有可能會發生的事,不能夠當作不存在」。

或許不少人還是認為,在現代精密的科學儀器跟生物鑑定之下,誤判的機會不高?但以司法先進,具有陪審團制度的美國為例,近十年內,仍有超過一百件確定死刑的判決翻案。過去曾有一名美國獲無罪釋放的死刑犯形容,「自己像是從墳墓爬出來的。」

已遭槍決的江國慶案,當所有的測謊結果、DNA檢驗結果矛頭全指向他,就連江國慶自己都曾懷疑,是不是其實有犯罪,只是忘記犯案的過程!
但經美國國家科學研究院研究報告指出,測謊並非絕對完美,針對不同的問題設計、測謊情境,自白結果不一定正確,更何況江國慶是在被打、被恐嚇及熬夜等不正當偵訊下進行測謊,去被詢問一個自己從未做過的事情,還被要求提出證據,誰能不慌?

鄭性澤案則是臺灣冤獄平反距今最接近的案件,二○○二年,鄭性澤在警方不當的偵訊下自白,被認定罪證確鑿死刑定讞,多年來,民間團體極力奔走,二○一七年,鄭性澤無罪獲釋,然而十四年的牢獄期間,每日都在可能隨時被無預警執行死刑的恐懼中及牢獄之苦度過,早已讓他身心備受煎熬。

 

現任社會民主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長久關注廢死議題,曾任臺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幫助冤獄平反。(圖/苗博雅提供)

廢死讓錯誤
有被彌補的機會


面對不少反對廢死的民眾認為,無期徒刑既浪費納稅人的錢,且無法讓犯罪者受到立即的處罰。苗博雅反駁,真要將人命秤斤論兩,一個收容人每月兩千元的預算,五十年約一百二十萬的花費,若以江國慶案判賠一億三百一十八萬元的金額計算,可供給一○九個收容人入獄五十年的花費,更不說加上其他冤案的賠償金額。

也有不少人提出,既然執行死刑充滿爭議,就讓已經罪證確鑿的罪犯直接處死,譬如隨機殺人;對還有疑慮的死刑犯暫不處死。不過苗博雅指出,這樣的作法忽略法律公正性,面對死刑的執行態度應一視同仁,近年,卻仍有超級罪證確鑿的被告,在牢裡關了大半人生或已槍決才發現遭到誤判。

正值青壯年就被判死刑,與司法纏訟二十一年的蘇建和、莊林勳及劉秉郎,被關十六年的徐自強,已被處死的江國慶,再也沒有機會為自己辯駁的盧正、杜氏父子等案,有哪個不是被認定「罪證確鑿」?

只要被判處死刑,除非具有極度有力的事證,提起非常上訴,並且在等待期間不被行刑,否則很難重啟判決推翻原有判決,在法律公平性下,即使發現已被判死的疑慮者,在法律的天枰下可能隨時被執行死刑,造成難以挽回的局面,但若死刑改以無期徒刑判決,他們將可能藉由重啟審判再獲新生。

司法人牽涉人為,過程難免有誤,過去已有那麼多的判決錯誤,就該重新思考廢死的可能性。這也是苗博雅堅持廢死的理由之一─「讓這些錯誤能有被彌補的機會。」

臺灣的無期徒刑假釋曾面臨兩次修法,第一次將假釋門檻拉至十五年,二○○五年再度修法,延長假釋門檻,需服刑滿二十五年才能申請,還不一定會通過,因此罪犯有極大的可能性,一生都被關在牢裡直到老死,處死雖然可以讓罪犯立即得到處罰,但並不會有任何感知,無期徒刑的嚴厲性不亞於死刑,同時可以提供補救誤判死刑的機會。

二○一四年,中研院曾進行調查,在不知道假釋門檻的前提下,有八成民眾反對廢死,但若死刑修改成無期徒刑,並限制服刑二十五年內不得假釋,支持民眾提升至四成;若再增加收容人需工作賠償受害者家屬,支持廢死的民眾提高至七成。

透過調查不難發現,如何讓民眾能夠被溝通,清楚廢死可行的替代方案,願意重新思考廢死的可能性將大大提升。

在利益面前
誰是政客誰是政治家?


走上主張廢死的道路,苗博雅從未退卻,面對臺灣民意大部分反對廢死,難道不曾擔心流失選票?苗博雅指出,廢死是她從政以來一直主張的政策,不是拉抬民調、爭取選票的手段,會盡最大可能與反對意見溝通,但不可能為了迎合選票改變初衷。

立場堅定的她更曾發文指出,「面對眼前的利益,誰都會猶豫,但政治家和政客的差異,並不是政治家從不為眼前的利益猶豫,而是當有公共性的理想與眼前的個人政治利益衝突時,經過猶豫之後,政治家還是會選擇理想,而政客則會拿出一百個自我合理化的理由,選擇利益。在長遠的理想和眼前的利益之間,你怎麼選擇?這會決定我是一個政客,還是有可能成為一個政治家。」

臺灣雖然尚未走向廢死,但近十年已大幅減少死刑的執行,過程中伴隨著重大犯罪率穩定下降,雖不能說有直接的因果關係,但也證實執不執行死刑與犯罪率沒有直接關係。

相較陳水扁、馬英九內任分別執行三十多起死刑,現任總統蔡英文在任內僅執行一起死刑明顯偏低。蔡英文在今年勝選後接受BBC專訪指出,「廢死是一個棘手的問題,這或許是人們一直想要達成的目標……但在人民有足夠的信心,覺得可以放心之前,我們很難獲得足夠的支持採取行動。」

正義跟死亡哪個會先來到?

美國的死刑從判決到執行,平均時間約十五年,並在執行前半年至兩年預告,目前某些原不支持廢死的州已改變,某些雖沒廢死但多以不執行為主,大多陪審團傾向終身監禁而不是死刑。

英國在臺辦事處代表唐凱琳曾表示,英國在半世紀前廢除死刑,當時同樣面對強烈的民意反對,但直到今日,「死刑」的選項早已不在英國人民腦袋中。

臺灣仍有充滿疑點、證據不足,但被判處死刑定讞,並隨時可能被執行死刑的個案,已知的包含沈鴻霖、王信福、邱和順及謝志宏等,民間團體正努力營救當中,然而,死亡跟正義哪個會先來到?沒人知道!

根據各國經驗,廢除死刑經由國會表決或大法官釋憲,某些國家經憲法檢視,認定死刑不合乎國家憲法,臺灣過去也曾有過大法官解釋,認定死刑並不違憲,今年,死刑違憲解釋案則未被排入審理議程。

目前全球有七成國家廢除死刑、三成保有死刑,臺灣是其中之一。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曾評比,在完全民主自由、經濟高度發展的國家中,只有日本、美國跟臺灣維持死刑。相信未來「要不要廢死?」的這道千古電車難題,仍會是臺灣整體社會要面對的棘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