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

你知道多少人死於「文字」下?

文字是把雙頭刃 刺進被害者的心裡

魏鈺慈 2020-04-01

【文‧魏鈺慈】

衛生福利部部長兼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少點對立,多點體諒。」如果大家對於確診者充滿歧視,確診者怕被孤立而不敢勇於承認,只會讓防疫更困難。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於二月二十三日,開放民眾查詢傳染病資料查詢系統,不過僅限新冠肺炎個案戶籍地縣市,陳時中面對立委和民眾意見,仍堅持不公布案例所在地,認為公布所在地也無法減輕大家的恐慌。

我認為陳時中的做法是對的。在這個網路資訊流動快速,隨時隨地都可以追查出名字、地址的e世代(享受數位化時代方便的人們),隱私幾乎被曝光在網路上,公布案例所在地,不僅無法消除民眾的恐慌,無論案例有無康復,都可能被排擠霸凌,甚至波及到子女。如同醫護人員小孩被說不要去上學,外送不願送到醫院,連醫護人員租屋都受到異樣的眼光,更何況案例被視為病原體,製造更多的不友善。

肉搜?鄉民的正義?

在網路發達的時代,「肉搜」(人肉搜索)、神人(找人)已成為人人都有辦法做的事情,二○一二年《BBS鄉民的正義》就演出在網路上,因其匿名性和迅速的傳播性,許多人躲在鍵盤後面,數落起未曾謀面的人們。

謠言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所有資訊未經查證就輕易相信,一面倒跟隨惡意言論而隨意批判、公審,又或者基於忌妒、羨慕公眾人物過得比自己好、抑或是支持的陣營不同,任何一個小誤會、不滿,都會成為網路霸凌的開端。

霸凌從有形轉成無形,彷彿不用害怕被發現,加上訊息幾秒鐘就會有上千萬人知道,被霸凌者無時無刻受到不實謠言的折磨,內心的煎熬與痛苦難以想像,最終被逼上絕路,用最激烈的方式結束一生。

 

網路霸凌對受害者來說是一種看不見的痛。(圖/本刊資料庫)

每個謾罵留言者都是加害人

日劇《勝訴狠女王》第五集談及網路霸凌和暴力威脅,在網路上落井下石的網友們,收到求償信函時,還怒氣沖沖的跑到事務所理論,認為自己只是發表感想,發揮所謂鄉民的「正義」,有什麼過錯?甚至想要公審該事務所,直到女主角小鳥遊翔子說出所有人都是兇手才閉嘴,短短幾分鐘卻演出了鄉民普遍地想法。

生活上的不滿發洩於被塑造出來的「壞人」,那些面對面說不出來的話,在網路上輕輕敲幾下鍵盤就能留下,就算真的害死人也只會說:「我怎麼知道他會那樣?」、「我並沒有想害死他」及「是他自己抗壓性太差了」撇清責任,轉過身又成為網路霸凌的加害者。那可是一條人命啊!怎麼能說這麼不負責任的話?

雖然刑法第一百三十條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罰金。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但因鄉民(網路使用者)過多,網路IP追查不易,尤其如BBS的匿名性,或公共靠北版,要追究起來定罪實屬困難,每個霸凌的旁觀者都是加害者,同樣的在網路上盲從謾罵的作為,也可能成為殺死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多少生命殞落?
只因每個人短短一句話


全世界有多起因網路霸凌而死去的人們,美國許多偶像明星演員,因不堪惡意中傷言語,而不在乎事情對錯的網民騷擾,最後選擇關閉Instagran(Facebook公司旗下一款免費提供線上圖片及視訊分享的社群應用軟體)。

二○一二年加拿大一名國中生阿曼達.陶德(Amanda Todd)因不夠瞭解網路的危險性,嘗試脫衣視訊被網友拍下裸照,以此要脅她,從此她的人生變了調,搬家、吸毒及飲酒都無法讓她逃脫被恥笑的命運,自殺未遂時非但沒有引起同情,還有人建議她換個牌子,最終她以字卡代替言語拍成影片,離開這個不友善的世界。

去年南韓女星雪莉自殺身亡,原因就是網路霸凌讓她身心受創,而網路霸凌開始的原因僅僅只是退出f(x)、與年紀大她十四歲的音樂人交往、提倡不穿內衣為個人自由,及與演員金秀賢合作拍大尺度犯罪電影《Real》(리얼)敬業裸身演出,在民風相對保守的韓國社會,她的自由奔放不符合社會期待,就這樣殺死了一個妙齡女孩,而她所受的痛苦,酸民(喜歡對事情發表尖酸刻薄言論)永遠也不會瞭解。

別以為臺灣沒有
以死明志大有人在


在臺灣同樣也有因網路霸凌的惡毒而死去的人們,二○一五年二十四歲的藝人楊又穎在家中輕生,遺書寫下「我將帶著事實到別的地方去」,雖然眾人懷疑是朋友與工作上遭受的霸凌,導致她憂鬱症,最後以死明志,不過也是因為網路上的匿名性,才讓散播謠言者如此囂張,我認為這也是一種網路霸凌。許多人認為應該找出兇手,對她哥哥以德報怨的想法無法理解,還可能讓兇手逍遙法外。

二○一八年臺灣前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被臺北大學游姓學生造謠在燕子颱風國人滯日沒有妥善處理,還是大陸派車接送,事後證實是虛構的,在備受質疑時又疑似有網友將責任推給大阪辦事處,不關駐日代表謝長廷的事,致使蘇啟誠不堪受辱選擇自殺以證明罪名莫須有。

這世界如果多點溫暖,不要跟隨大眾起舞,人多並不代表就是對的,在現實生活中,都沒辦法面對面說出那些狠毒的話,那為什麼隔著網路的無遠弗屆,反而卻可以了呢?如果今天是自己被這些無謂的流言蜚語攻擊,還能夠在螢幕前沾沾自喜嗎?

公眾人物並沒有錯,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可以不喜歡並不代表能夠攻擊,那鍵盤後的每一句話都化成一把刀,刺進每個被攻擊的受害者心裡,他們無處可逃,最後只能選擇閉上了雙眼,就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