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風向

黃金王子楊天立: 待解套浮額、西方套現賣壓籌碼洗淨 金價發動下波漲勢

黃金新高、油價暴跌、負利率時代、資金派對再起

葉怡君 2020-03-31

【文‧葉怡君】

今年初金價漲破一千七百美元,創下七年新高,隨著新冠疫情越演越烈,黃金跟著股市下殺,黃金還具有避險功能?

具有黃金王子之稱,臺灣銀行貴金屬部副經理楊天立指出,不少投資人藉由出脫黃金變現,補繳股市保證金,長久以來黃金的流動率相就其他投資商品好,甚至有「只有買不到,沒有賣不掉的說法」,黃金跟著股市一起大跌,更證明黃金具有避險功能。

回顧二○○八年,金融海嘯時期,黃金自高點一○三○美元大跌至六八○美元,之後黃金連漲四個月,漲幅達四十八%,如今是否可能複製相同走勢?市場將會給出答案。

 

臺灣銀行貴金屬部副經理楊天立身處黃金界20年,有「黃金先生」、「黃金王子」稱號。(圖/臺灣銀行提供)

一年目標價 一個月漲完
 
楊天立指出,去年底,金價約落在一四○○美元,當時疫情尚未爆發,市場認為今年美國不會降息,仍樂觀預期今年的多頭走勢,第一目標價一六三五美元至一六○五美元,第二目標價上看一七○○美元,當初對於二○○至二五○美元的上漲空間,市場分歧,還有不少人提出質疑,如今,沒想到原設定一年會到達的目標價,在今年初就漲完。

事實上,金價自去年八月起漲,當時市場擔心,實體經濟是否真能支撐這麼高的股市,另一方面也擔憂,成為長期抗戰的美中貿易,對全球經濟所造成的傷害及供應鏈板塊的挪移。楊天立認為,美中貿易只是美中「角力」的前哨戰,緊接而來包括華為的五G科技戰,再到貨幣戰,為市場投下更多不確定因素。

另外,包含日本、韓國、北韓東北亞,美中角力之下俄羅斯趁虛而入,中東、北非及南亞地區等地緣風險及新興市場風險,皆為金價增添上漲火種。

今年一月初,金價飆破一六一一美元,將金價支撐從一四○○美元,一下子拉高到一五○○美元,在技術分析上,支撐點位往上推高近一百美元;二月份,金價回測一五○○美元碰到支撐,之後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散,金價便一路往上飆漲。

解套區到價 東金西移

不過,從數據中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金價往上過程中,亞洲地區包含臺灣皆呈現淨賣出,但西方國家無論是在ETF、期貨市場,都可以看到積極買進黃金,楊天立形容,去年「東金西移」,西方瘋黃金,連倫敦大到不可思議的國際保管庫房,黃金都滿到塞不下。

楊天立解釋,金價自二○一三年二月大跌轉入空頭,當時市場還戲稱,很多大陸大媽瘋搶黃金,甚至在下跌過程中,不少人還去撿便宜,才使得一五○○至一六○○美元,成為大套牢區,去年至今年,金價一下子衝至解套區,不少人「等太久」,看金價漲到買價後趕緊出脫變現。

金價喊到兩千美元 
真有可能?


楊天立認為,一開始WHO(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發言,讓全球各國輕忽疫情,認為僅會造成亞洲「區域性」的衝擊,甚至誤認疫情不會持續太長的時間,也不至於造成全球實體經濟衝擊。

直到二月份,日韓疫情開始大幅度擴散,市場開始警覺事情不太對勁,原本當大陸封城時,歐美還事不關己,直到三月起,疫情全球大規模擴散開來,譚德塞改口、供應鏈斷鏈,實體經濟開始出問題,金融市場陷入系統性風險,各國紛紛提出相對應的貨幣、財政政策救市,FED無預警降息,義大利疫情蔓延,二月份金價飛快上漲。

楊天立表示,根據過去統計經驗,FED有過七次緊急降息,一年內金價平均會有二十五%的上漲空間,因此有人開始將金價喊到兩千美元的整數關卡,此價位也正是二○一一年,金價位於一九二一美元,市場心目中沒跨過的夢想價位。

 

國際分析師:且戰且走

不過楊天立認為,金價喊到兩千美元,根據歷史經驗聽來合理,但全球經濟環境背景已與過往大相逕庭,雖然不少人將此次與SARS相比,卻忽略當時大陸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金融份額占比,躍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與美國抗衡,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我們很習慣拿歷史當作參考,但有一定的局限性」,楊天立強調,近期,與不少國際同業討論,香港、新加坡、倫敦及紐約的分析師私下都誠實的表示,「此時,沒有人知道疫情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對全球產生怎麼樣的衝擊,只能且戰且走,市場不確定性高,又該如何推估金價、每股、美元及債券市場會到哪去?」

不過,市場仍有一個共識,美股每日以千為單位的跌點,全球將不可避免迎接負利率時代到來,FED降息,全球貨幣政策走向寬鬆,宣告另一個資金派對開始。股市出脫資金轉往債券市場,即使美國十年公債利率不到一%,仍成為資金停靠的避風港,避險意識抬頭由此可見。

油價再低
恐引發信貸危機


實體經濟大受衝擊,在自由經濟體之下,影響商品市場需求,原油市場進入修正,油價跌破三字頭,創下二○○三年來新低。

楊天立指出,若油價再繼續下跌,對中東產油國或許無關緊要,沙烏地阿拉伯及俄羅斯態度強硬,雙方僵持不下,皆表示即使油價到二十幾塊都還能撐。

但其他國家的原油產業,都是銀行非常大的貸款客戶,或是信用市場很大的發債者,油價持續往下將造成嚴重衝擊,信貸市場、金融機構及公司債市場面臨崩盤,恐導致信貸危機。

不過市場預期,沙烏地阿拉伯及俄羅斯雖然相互叫囂,但雙方都得面臨政權保衛戰,最後有可能上演互相妥協的劇本,不太可能走向引發信貸危機的局面。

投資組合都該有
黃金部位避險幾%夠?


回頭看四大貴金屬,今年原預期鈀金漲幅最大,但如今卻黯然失色,黃金漲幅最多,成為今年的要角,工業用的白銀具有些許避險功能,漲幅次之,鉑金第三,白金最差。

楊天立預期,短線金價漲多修正,回測此波起漲點,可能在一四四五至一五○○美元反覆震盪測試,這在過去發生危機時並不罕見。如同之前所說,危機好像要發生前,金價會上漲,股市等也還在漲;當危機爆發時,市場還不太確定或認命,會賣出黃金套現,補繳保證金,下一階段,套現加上緊抱現金的賣壓,通常會將金價打回起漲點甚至於跌破起漲點,然後,市場終於認命死心,風險資產斷頭續跌,金價才會迅速反彈上漲。

「目前整個市場的風險實在太多、太大!」,楊天立指出,在金融市場一片混亂之中,建議投資人,應在投資組合策略建立五至十%的黃金部位,必要時能換現金救急,目前金價雖然還未回穩,但離低價區應該不會太遠了。

投資方式針對不同個性,可以選擇黃金撲滿定期定額方式建立部位,最能克服人性弱點,避免系統性風險衝擊;倒三角的買法,在確定趨勢上,將資金分為幾部分,回檔時可設定在第一支撐價位用部分資金建立基本部位,當價位到達第二支撐點再買進,分批買進的方式,就不怕想要買到最低點,最後卻錯過買點的遺憾;或是平均法,每跌十元買進一筆的方式,平均分散風險。

上述做法皆根據投資人性格積極、保守型而定,平時在投資組合裡建立避險部位,才有機會在風險降臨時保有一絲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