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債多不愁 對中資欲迎還拒的斯里蘭卡

內戰後遺症

徐子軒 2017-12-28


猶記年初,數百名群眾集結於漢班托特港外,抗議政府要將港口承租給中國大陸九十九年,並反對中資於當地興建的工業區開工。其中僧侶代表表示,租約過長會使中國大陸在此扎根,僧團還打算發布教令阻止政府;民意代表則表示,憂心工業區將成中國大陸殖民地,其所帶來的文化與人口也會對斯國產生重大威脅。
 
舉債投資基礎建設
斯國債台高築 

 
高漲的民怨給了現任總統西里塞納談判的籌碼。原本的租約金額約為十三億美元,中國大陸國企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可取八○%的股權,經過協調後,改以十一億購入七○%。但這筆鉅款其實並沒有進入斯里蘭卡國庫,而是以股償債,因為斯國積欠中國大陸高達八十億美元,在壓力下只能以戰略要地抵銷債務。無論股權高低,這個出租決定都是萬不得已,因為該國的巨額債務已讓政府喘不過氣。

十年來,斯里蘭卡的債務成長約四倍,目前估計達到六五○億美元,占GDP的八五%。債務之所以會節節高升,是由於政府不斷舉債投資基礎建設,並以債養債、支付利息。據稱斯國每年稅收幾乎都用來還債,財政缺口當然會越來越大,這也是前任總統拉賈帕克薩在二○一五年敗選的主因之一。

眾所皆知,斯里蘭卡先前歷經一場長達二十多年的內戰,嚴重拖累該國發展。在二○○一年後,分離組織勢力逐漸衰竭,之後至二○○九年內戰結束,斯里蘭卡的經濟漸有起色,GDP亦從一五○億美元上升到四二○億。此段期間擔任總統的拉賈帕克薩對於復甦經濟已有遠大的計畫,他想要把斯里蘭卡建設為商業、航運與旅遊的世界級樞紐。
 
航運、旅遊難當債務解藥
 
以第一大港可倫坡港為例,近年來整體的貨運量確有增加,吞吐量從二○○一年的四二六萬個標準貨櫃(TEU),上升到二○一五年的五一九萬個。不過,根據IMF的計算,斯國的海運服務貿易仍呈現巨額逆差,二○一五年仍有將近六億美元的赤字,是否人謀不臧,或是經營失當,外界難以得知。

此外,為了振興漢班托特地區,拉賈帕克薩決定興建國際機場,發展觀光業。於是向中國大陸貸款近兩億美元,機場於二○一二年後完工後投入運行。不過,他的投資眼光顯然很有問題。這項當初被捧為每年可接待百萬人次的工程,遠未達到目標,依照官方數據,本年迄今只有五萬多人次使用。美侖美奐的新機場目前平均年收入約為三十萬美元,而斯國政府每年須支付中國大陸約二四○○萬美元,直至清償貸款。

另外一個讓外界難以看好的工程,即是可倫坡的港口城。這是由中國大陸國企挹注十五億美元的龐大造鎮計畫,包括興建商業大樓、購物商場、飯店等,企圖將這裡打造成一個新的金融中心。從二○一四年開工後受到許多抵制,包括西里塞納政府的複審,最終仍不敵中資在停工期間的損失索賠,被迫以地補償而復工。

這代表債務纏身的斯里蘭卡並不具有運作此工程的能力,未來港口城也可能將股權轉讓給中資。換言之,中國大陸亟欲取得在斯里蘭卡投資案的主導,不僅有一帶一路的戰略考量,亦為了保護資金。林林總總均顯示,未來數十年,斯里蘭卡若無其他方法擺脫債務,必受中國大陸債役,只能淪為替中資打工的供應者,失去真正能促進國家發展的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