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

有一種勇敢 叫鄭家純

「38號樹洞」性騷擾信件展 寫下台灣「#Metoo」歷史

陳彥竹 2021-05-03

鄭家純與翁立友性騷擾事件,讓喜愛娛樂八卦的媒體、觀眾討論熱度延伸好幾日新聞版面,然而看似一樁茶餘飯後話題事件,卻拉出一連串受害者的勇敢,數百封曾經受到侵犯的經歷,雪片般傳進鄭家純的粉絲專頁訊息中,因此誕生了沈重卻溫暖的「38號樹洞」性騷擾信件展。

【 文/圖‧陳彥竹】 


二○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揭開了寫下台灣「#Metoo」 歷史的序幕,在中山北路的藝文空間,一條小巷,擠滿人潮,他們不是排隊為了買雙限量球鞋,而是鼓起勇氣,陪伴、關注經歷過性騷擾、侵害的受害者,數百封手寫信,親筆寫下自己的性騷擾遭遇,到這裡,不需門票,沒有任何營利行為,前來關注的每個腳印、分享,就是一份無價的關懷。
 

鄭家純獨自出資辦展,沒有任何營利的想法,只求這個社會擁有更多的同理心、善心、支持與陪伴那些可能在你我身旁的受害者,並且共同約束可能成為加害者的行為。

 
不是鼓勵受害者勇敢
而是建出同理心城牆


根據台灣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統計,性侵害事件通報案件,近五年平均每年有一萬五千件通報案件,換算下來平均每天有四十一件性侵害事件的發生,這,不包含許多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受害者。

「不是要鼓勵受害者勇敢,而是讓更多不懂的人可以關注這個議題。」鄭家純一句話,打破了我們主觀認為的展覽用意,顯示她對於這份令人跌破眼鏡的無私付出,看得很遠,想得更深⋯⋯,帶頭打開這扇門,讓更多的同理心加入,助長著對性受害者友善的文化與社會。

展覽空間有別於一般純白靜謐的呈現展品,而是滿地的木屑與樹皮、草叢,手寫信件不規則的擺放在草堆中、樹木上、鑿洞的牆內,想要一覽手寫信,沒有這麼容易,或許得蹲著、得仰著頭,又或是專注、靠近在牆洞上,像是表達著,「我們藏在內心的痛,或許沒有亮麗展示在鎂光燈下,但仍是好不容易才說出口的一切。」而因為瀏覽不同的信件,而在砂石上留下來來往往的腳印,也如同記錄著即便是陌生人,卻前來陪伴的鼓勵。

「有信件作者特別訊息我說,他感覺到他寫的信件,跟別人的信件,是一封挨著一封的。」鄭家純提到,很多人感謝她辦展,但是她更感謝這些願意說出來的人,也給了她勇氣,從辦展前置作業,幾百封信件,由她親自用信封刀打開,閱讀完,放回信封內,一直到現場提供信件留言與語音留言,這些聲音,能夠不用考量與擔憂環境影響的情況下,被聆聽、理解。
 
這是一場陪伴  也是一場性教育

 
「38號樹洞」性騷擾信件展策展團隊表示,此次展覽為期二十天,有破萬人次觀展,初期女性居多,到了後期,也有不少男性的參與,甚至有許多爸媽帶孩子、老師帶領學生前來。

「歹徒永遠不會嫌孩子太小。」正當我們提出孩子太小真的能懂嗎?

鄭家純的一句話,讓這份疑慮成了多餘,回想過去似乎到了近國中才有性教育,然而參展的信件中,卻有許多事件來自懵懂的童年,當下都不清楚狀況,或許在心中埋下敘述不了的陰影,等到意識過來時,已是口說無憑,剩下往肚子裡吞的選擇。

「你看,如果遇到這樣,你要知道保護自己喔!就跟你說外面壞人很多!」帶著孩子前來的父母,藉由親筆筆跡,讓孩子知道危險的存在是真實的,在什麼狀態下需要提起危機意識。

 

現場人潮擁擠,大家仍是保持靜默,用心聆聽,每一份陪伴的渴望。
 
記得往前走  光明就在前頭
 
「我多麼希望,這真的是一場作文比賽。」面對網路上無情酸民對於展覽手寫信的真偽質疑,鄭家純無奈仍有許多沒有同理心的人,在沒有勇氣前來看展的狀態下,還意圖傷害這份善的凝聚力。

展覽現場的留言,短短幾天,每天都有人願意靜靜等候與排隊,在被保護、陪伴的空間中,兩百多封留言,有眼淚滴過的皺紙、快要將紙刺穿的筆跡力道、拿起電話,沈默好久後,才用顫抖聲音說話的留言、原本不敢寄信,到了現場感受到陪伴而鼓起勇氣的留言,敘述展覽經歷的一切,鄭家純紅了眼眶,希望這個展覽可以讓受害者把心裡的垃圾丟出來,回到自己,不被那些骯髒摧毀。

而她的想法,恰恰與「#Me Too」自我揭露運動有著一樣的理念,或許自己是一路走來,最能深刻感受到一切受害者的心境、當正視問題時,會遇到的最糟狀況,也都血淋淋的被大家關注著。

歷經大小網路霸凌與輿論,總是展現出女強人樣貌的鄭家純,也因為這一場陪伴,看似領頭羊的她,在展覽的尾聲,才有勇氣將自己的親身經歷敘述,「當我意識到這很嚴重的時候,我沒辦法完整的敘述這件事,甚至也沒有尋求認識的心理醫師抒發。」她表示,受到侵犯的感受,對於每個人的解決方式,並沒有一定,不像感冒看醫生、吃藥般簡單純粹。

所以她很慶幸自己找到了解決的方式,「原本這件事情被藏在我心裡看不到的門,但是這幾天我的勇氣足夠看到這扇門,我把它打開了,這個怪獸被我趕出去了。」這一晚,她睡得特別好,也堅信「無論童年發生什麼事,還是可以選擇成為怎樣的大人」。

即便一切善的初衷,仍然被網路霸凌者攻擊、甚至是女權團體質疑,獨自承受輿論的她,仍然不忘持續堅守著這座同理心城牆,甚至架起網站,希望前來觀展的人,可以訴說心得,甚至分享出去這一份同理心,讓更多的人理解,說是鄭家純寫下了台灣「#Me Too」自我揭露運動的歷史,一點也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