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台版神鬼交鋒 極道書法家呂學成

火燒島出走第一人 學成歸國

葉怡君 2020-07-20

自小擁有藝術天分的呂學成,在監獄裡度過了大半輩子;數十載蹲鐵窗的日子,他並未虛擲,轉為不停歇的藝術創作,並在「學成歸國」後,籌備開展分享,讓大眾看見他卓越的藝術才華,以及不一樣的人生。
 

【文‧葉怡君】

台版神鬼交鋒(Catch Me If You Can/直譯:抓到我,如果你可以的話)民國六十年代真實上演。

「竹子要削尖寫字,這樣筆觸才會像官印」,我很會畫畫,做工很細。身上光是偽造的身分證就有十幾張,名字是誰?住哪?我根本分不清,做筆錄時,只要回答到警方不耐煩,對方就會一股腦地把答案全都講出來。用餘光瞄沒人在看我,逃啊!衝出中山分局,十幾分鐘的時間像是過了一輩子,跑進巷尾的大樓,偽裝成另一個人走出來,沒人發現那是我……。」

「我很會逃,當年市刑大發布通緝,發了狂地在找我,誰都想把我關進監牢,曾被兩次下令,只要在街上逮到格殺勿論!」進出監牢多次,逃了大半輩子,也被關了大半輩子,「通常,人對於沒遇過的事情,第一次會瘋狂、第二次麻木、第三次就心如止水了。」帶著一副眼鏡,說起話來輕聲細語、不疾不徐,屆齡七十歲,琥珀動畫科技有限公司藝術總監呂學成,回憶起當年那個「亡命之徒」,往事彷彿還歷歷在目,但聽他闡述時的情緒卻異常平靜,似乎那時墨色濃烈、筆鋒遒勁的年少輕狂,早已由濃轉淡,像在訴說著別人的故事。

 
呂學成平靜的闡述,似乎那時墨色濃烈、筆鋒遒勁的年少輕狂,早已由濃轉淡,像在訴說著別人的故事。
未聞綠島小夜曲
夜夜聽見哀嚎聲 
 
多次的逃亡、越獄,呂學成於去(民國108)年底甫從花蓮監獄出獄。他的越獄風雲,與前十大槍擊要犯,有「脫逃大王」之稱的徐開喜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呂學成不僅是台灣目前第一、也是唯一,從四面環海的綠島(又名火燒島)監獄成功脫逃回台的受刑人,時至今日,過程仍令人驚嘆道不可思議!
 
從小就愛畫漫畫的呂學成說,可能是有點天分加上漫畫塗鴉底子,雖無機緣跟隨名家學習,靠著在獄中多年摸索,在書畫藝術方面也累積了不少心得。書法不是有人教就能寫得好,要長期每天練習感覺才會在,「精、氣、神」缺一不可,有時心情紊亂,只要寫一篇書法,就能氣定祥和,彷如進入禪定的境界。
 
「老母親是在民國九十六年除夕夜走的,那天,我也沒能在她身邊」,呂學成回憶當下的情緒,極度悲傷的他,只能藉由不斷地用毛筆抄寫經文再燒給母親,以慰慈母在天之靈。而他的書法也因誠心專注發展成獨具個人特色的藝術作品。

從那天起,呂學成痛定思痛,並不間斷地讀《心經》來平穩心緒,且參透箇中含義,開始反思「究竟是怎麼走到這番田地?」那年他四十四歲,拾起毛筆抄寫經文,一筆一劃滿是醒悟。

回到牢獄生活呂學成想逃的慾望始終不滅,直到某日,他從報上得知姪子死訊,原來姪子因案被抓,想模仿他跳車逃逸,卻沒想到當場被警方近距離開槍打死。

醒悟來時路  盡己之力回饋社會

呂學成笑說,「當中最倒霉的,應該是身分證被偷的台東工人,後來聽說這名工人被警總抓捕,莫名其妙地被操了一個月。」

隔天,候補上最後回台機位,登機前被要求脫掉帽子檢查,讓他內心緊張一下,但成功的偽裝確保他順利登機飛往台東,怕連累獄中友人被牽連,坐車抵達台南後,他隨即打電話回綠島,告知指揮官並清楚交代所有逃脫細節,更強調並無他人從中協助。

此時,呂學成心想,若直接從綠島回台,脫逃路線定被提前預測,因而選擇反向操作,他坐上末班開往蘭嶼的船隻,假借幫忙一對老夫婦照顧小孩躲過查緝,害怕再度被查的他躲到船板,這時候假髮突然被強勁的海風吹歪,嚇得他當場驚慌失措、哭笑不得。

十分鐘後,他立刻被舉報脫逃,全島進入警戒,路上能看到包括指揮官等人四處找他,處於警總時代,若被抓回去下場肯定很慘。他說,當時已經想好,如果沒能脫逃成功就往海裡跳。他在那個當下才真正體會,什麼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

從沒想過初次入監,竟成為他日後反覆犯罪、進監、逃獄的開端。但呂學成不想再被抓回監牢,一心一意只想脫逃。又一次進到綠島監獄,呂學成在台灣本島移送的過程中已嘗試脫逃四次失敗,帶好照片準備移監綠島,偷了台東工人的身分證偽造通行證,避開監視器,成功走出守衛森嚴的綠島監獄,換上早已準備好的假髮和便服,走向牆外搭上公車時,呂學成說,此時人還在綠島,只能算是成功一半。

熟知地形、海象、交通
驚心動魄逃出火燒島


第一次進到綠島監獄,呂學成因能畫會寫很受輔導長仰賴,牢獄生活過得較一般人幸運,於關押期間與竹聯幫首任總堂主陳啟禮結識,彼此惺惺相惜;民國六十五年出獄,陳啟禮見到好友格外開心,兩人就此結下不解之緣。

當年正值戒嚴時期,綠島關押的除重刑犯外,還包括政治犯。呂學成表示,牢裡全是打罵教育,只要犯錯就會被狠狠的抽打,每晚都能聽到有人慘叫,被打到屁股紅腫,為消腫敷上的蛋清幾乎馬上就能熟透,至少要躺上三個月才能復原。

一時的沒想太多,換來的卻是多年的牢獄之災。一個初犯、偷竊兩部機車,遭判刑兩年,進到獄中才驚覺,身負十七條罪責的同房累犯,卻僅被判處一年六個月刑期?民國六十年代正好碰上減刑,原慶幸能縮短刑期,沒想到,移監至板橋職訓總隊,卻不幸搭上了綠島班車,這一關就是五年。

會逃,或許是太多委屈積累的不甘心。那年十九歲,受彰化王姓友人之託,寄放兩部摩托車在家,某天警察找上門來,王姓友人直指車是呂學成偷的。「當時哪知道什麼是義氣,只單純覺得有事我負責,凡事只要到我這邊就收尾」,沒想太多的呂學成,把事情承擔下來,當場就被收押。
數十載蹲鐵窗的日子,呂學成並未虛擲,轉為不停歇的藝術創作,並在「學成歸國」後,籌備開展分享,讓大眾看見他卓越的藝術才華,以及不一樣的人生。
多年悔悟 義賣、辦展、成立「監獄網路」美善餘生

甫出獄,正好遇上新冠肺炎,呂學成便順著疫情閉關潛心休養的同時,集結百餘幅字畫,出版《淡墨情深:呂學成翰墨雅集》書冊義賣,並籌備開辦「呂學成書畫藝術館」,於7月3日~8月2日於台北市區畫廊(民生東路二段24號)舉辦「呂學成墨淡情深書法展」,展出多年累積下來以不同字體撰寫的多幅字畫。本次展出,持續歡迎藝文愛好者和各界人士蒞臨指教,共襄盛舉。

多年牢獄生活,呂學成很懂受刑人與更生人的心態,因此,在多次奔走協談接洽後,馬不停蹄地於台北展出圓滿落幕後,更將於8月份在花蓮市古蹟「檢察長宿舍」與更生人協會合辦義賣展。花蓮監獄是呂學成最後結束牢獄生涯的地方,選擇花蓮舉辦義賣展對他來說自有另一層更深的意義與期許。

未來,他亦期望成立「監獄網路」,藉由無遠弗屆的網際網路,串連警界、司法界的力量,協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多年悔悟,呂學成盼盡一已之力,獲得各界回響,進一步回饋社會,美善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