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疫情開道 拉開百年醫療創新序幕

新冠帶來另類破壞性創新

金麗萍 2020-05-04

【文‧金麗萍、鄭清影、蔡秀蓮 圖.沈文生】

創新,不時伴隨著破壞;但新冠肺炎所帶來的破壞,是否已預告一場大創新時代將強行落地?

錯誤零容忍 奢談創新

破壞性的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一語道破「破壞」與「創新」的一體兩面。這項論述是由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創新理論大師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教授一九九七在《創新的兩難》一書中提及。可以想見,「破壞性的創新」對既有運作系統,必然造成程度不一的衝擊。於是,攸關性命安全的醫藥產品,接受創新的容錯性極低。

去年十一月下旬,成大醫院院長沈孟儒在「二○一九生策年會」上的一席話,精準表達對於創新而言,醫院是一座固若金湯的城池,更遑論是帶有破壞性的創新。沈孟儒表示,在醫院,標準作業流程(SOP)是黃金定律,突破現狀的創新,往往會改變SOP,怎麼可能被接受?沈孟儒發言的背景,正落在一場由資通訊領域發動的智慧醫療,正步步推進醫療臨床,試圖衝破醫療院所圍牆的趨勢中。

新冠痛苦指數 遠高於改變

大時代的創新,來自巨大的歷史事件。今年年初,克里斯汀生教授因癌離世,他來不及經歷一場百年難見的新冠肺炎大災難,為他畢生投入的創新論述,提供前所未見的實踐場域;這場天災人禍所造成的破壞,正衝撞既有系統,炸開創新通道。

第一條創新通道,為中醫藥開路。在世界各國,新冠正無情地踐踏以西醫為主流價值的醫療系統;但對於向來處於非主流的中醫藥及另類醫學,卻在西醫疲於因應病毒的局促不安中,從搖動的醫療結構,探出頭來。

不按牌理出牌 
COVID-19挑戰西醫科學


西醫具有數百年的發展歷史,挾其科學論述的精準性,一直坐擁醫療的主流地位。具有數千年歷史的中醫,卻成了無名英雄。但近二十年來,先是SARS,後是至今仍猖獗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中醫藥開始嶄露頭角。SARS期間,中西合治,已收臨床診治之效;只是,SARS重創之地,仍以亞洲為主;但這次的新冠肺炎,從大陸燒向歐美國家,西方社會承受新冠之害,甚至高於亞洲。於是,中醫以其醫病能力對篤信西醫不疑的西方社會,帶來巨大衝擊。

 

中醫藥在台灣,努力爭取話語權。

比劃較勁 中醫收服了新冠?

最近,面對新冠疫情,大陸在各省採取中醫藥干預治療,一帖清肺排毒湯也因此一炮而紅。據長庚紀念醫院中醫部助理教授陳星諭表示,在大陸,新冠肺炎患者服用清肺排毒湯,臨床的初步成果顯示:在二一四位新冠患者中,有百分之六十症狀獲得改善,百分之三十症狀持平。

在臺灣,中醫也開始參與主流醫療系統所架構的新冠肺炎中醫遠距診療任務。衛福部於今年二月十日起公告居家隔離、居家檢疫、自主健康管理者通訊診療作業流程;而臺北市中醫師公會啟動居家檢疫中醫關懷服務,目前,向公會登記參與「新冠肺炎」通訊診療服務的中醫診所已有二十五家。

中西醫合治 臺灣仍卡卡

大陸的中西醫合治模式,在新冠病毒疫情由區域性傳染病(Epidemic)到全境擴散,成為全球傳染病(Pandemic),在民族情操大舉催化下,已由SARS期間西醫為主、中醫為輔,轉變中、西醫並重。

相較於大陸的中西合治,臺灣似乎還有一段的路要走。目前,中醫在臨床上,仍扮演輔助角色。據衛福部中醫藥司表示,在非傳染病領域,中醫藥已實踐「上醫治未病」的保健和預防功能,在二○一八年至二○一九年政府已針對罹患高血壓高風險或睡眠障礙的亞健康族群,進行中醫八段錦氣功介入,結合中醫體質測量(BCQ)與客觀生理參數,進行社區收案共一百人,顯示改善成效。

再者,一○八年度中醫藥輔助治療對中風後急性期治療的效益評估,相較於西醫治療,缺血性腦中風病人使用西醫治療加上補陽還五湯輔助治療,於病人中風出院後六個月,可顯著改善失能情況,同時,降低病人死亡風險達百分之二十八。

只是,這些中西合治的臨床效益,仍局限於「非傳染病」;面對索人性命的新冠肺炎呢?臺灣的中醫藥卻只能採守勢。

經、衛兩部攜手 釋放千億商機

法規鬆綁,是新冠開出的另一條創新通道。當全球急著找解藥,也讓醫藥監理單位衛福部被逼著加速放行醫療產品。行政院政務委員吳政忠曾指出,監理單位基於職責所在,在制度設計下成為創新阻力;疲於進行跨部會溝通的吳政忠,千言萬語,抵不過一個肉眼難以辨識的病毒。於是,當新冠橫行,創新不再是產業專屬,衛福部也開始動起來;結果,新冠肺炎意外成為經濟、衛福兩部合作最大的推力,聯手釋放千億商機。

向來,醫療法規決定商機。但因醫療產品關乎人的性命安全,嚴謹的審查流程亦屬必要。只是,如何在全民利益及產業利益之間,取得平衡點?現在,新冠重新設下平衡點,當冗長的法規流程失去即時救人性命的效力時,法規將失去它的正向意義。

政府開路 廠商駛上快速通道

衛福部的創新之舉,引來經濟部不斷地添加柴火。首先,經濟部作媒,讓國內疫苗業者國光生技和高端疫苗,分別與衛福部所屬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s),以及與衛福部所屬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往來密切、隸屬聯邦政府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合作,讓生技疫苗業者直接與臺、美監理單位連結,直接搭上藥物上市的審查列車。除了疫苗,快篩、耳溫槍等抗疫商品,經濟部一路為業者介接衛福部的快速通道。

誠然,在疫情的非常時期,政府無法只靠循序漸進的SOP駕馭天災;若欠缺在變動中的決策因應能力,可預見一場場人禍,將帶來尤甚於天災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