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時事

把握時機 臺灣扮演關鍵角色

全球CRS追著跑

編輯 2019-07-15

CRS是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推動的跨政府協議組織,CRS組織內的國家,可彼此進行個人或企業在金融帳戶內的金流資訊交換,換言之,資產將完全透明化,目前約有一○二個國家或地區加入;各國稅捐機關能以此資料輕鬆查稅,因此臺灣若能加入CRS組織,臺商在組織國家內的當地金流資訊,財政部就得以據此進行查稅,因此也被稱為「全球肥咖條款」。
 

桻寅資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苡峻。

各國加入CRS的情形
及加入的優缺點


在臺灣金融市場成功推動海內外企業取得充裕資金,同時輔導企業新通路拓展,企業客戶遍及大陸、香港、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的桻寅資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苡峻表示,目前全世界已加入的國家中,包含G20會員國,及瑞士、愛爾蘭、香港、新加坡等資金匯集的地區皆已加入。其中,光是G20國集團的GDP總量就約占全球GDP的八五%,貿易占全球貿易總額的八○%以上,人口約占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二。

而未加入的四十多個國家中,GDP最高的就是臺灣,其餘大多是全球GDP排名在五十至百名以後的國家。除臺灣以外,其餘未加入的國家,大多都是生產總值較低,或貨幣供給嚴重不足的國家。以臺灣的大額經濟規模及充沛的貨幣儲備狀況,使臺灣成為國際高資產族群配置資產的首選。
仲英財富管理顧問有限公司投資長陳唯泰說到,雖然以國家角度而言,能夠加入CRS,國家稅基增加,也增加稅收與兼顧租稅公平,此外更能遏止許多國家的政要與名流,透過避稅天堂來逃稅、洗錢的行為。

然而,若以國際高資產人士的角度而言,實為不利。加入CRS不但使得富豪以往的財富曝光,也使得海外資產的節稅及規劃空間大幅縮小,很難再做有利的租稅規劃。註:(美國已實行FATCA,而美國雖未加入CRS,但美國司法部也主動協助其他國家調查相關的逃稅行為。)


國際地位弱勢
臺灣距離CRS還遠


CRS是一個主動式的資訊交換,其交換機制是基於透過 AEOI 標準模式,使各參與者必須遵循《多邊稅務行政互助公約》(Multilateral Competent Authority Agreement, MCAA)架構下運作,這使參與者可同時與其他簽約國進行多邊的稅務合作,而該機制可以自主交換個人或法人客戶之姓名、地址、稅務居民身分等基本資料、帳戶相關資訊(如餘額或淨值)或是當年度獲利或銷售額等。

事實上,想要跟上這個國際潮流,即便臺灣自發性發佈「金融機構執行盡職審查及申報作業辦法」,提高帳戶資訊透明度,期望快速接軌CRS,卻只是在原地踏步,因為根據OECD發布的文件指出,任何非歐盟或非OECD的國家,想加入CRS組織,除須報到OECD理事會外,還須讓已加入CRS的一百多個國家全體一致同意才行。

反觀臺灣欲參與國際性組織及事務時,常遭到大陸的外交打壓,使臺灣無法參加以主權國家為單位國際組織;也使得臺灣不屬於實行資訊交換的會員國,目前大陸已加入CRS組織,由於近期兩岸關係持續轉淡,亦使臺灣參與國際事務的難度大幅增加,若要發展簽署CRS的多邊資訊交換機制,以兩岸冰凍關係,臺灣加入機會渺茫。

掌握熱錢優勢
臺灣應如何站穩關鍵地位?


黃苡峻說到,「臺灣短期之內雖然面臨無法加入CRS的情況,但是這恰好為臺灣提供了絕佳的國際關鍵地位」。

臺灣是個依賴外資金融及外銷貿易的經濟體,目前對外資的免稅或獎勵仍在進行中,對於外資相當友善,且有關外籍人士的歸化程序亦逐年放寬(南向及刺激內部經濟所需)。若以交換國的範圍性而言,目前臺灣還達不到全球交換的條件。而臺灣和大陸兩岸間的租稅協定,基於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尚未過關、目前兩岸間亦處於技術性的冷凍期。

黃苡峻表示,與未加入CRS的國家相比,臺灣貨幣供給量充足、經濟環境富裕、社會治安良好、金融法規完備、政治制度民主。過去幾年,觀察資金流動情況,二○一六年初至二○一八年初臺幣兌美金的匯率走勢,從三三.八三八大幅升值到二九.○三五,大批境外資金湧入臺灣是不爭的事實,CRS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臺灣面對未來越來越多的資金湧入,不僅能成為經濟成長的利基,亦能提升臺灣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位置及角色。對全球富豪來說,應充分利用臺灣目前存有的優勢,達成對個人資產的配置、家族財富的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