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時事

獲利換再生能源 大企業喊痛!

能源轉型速度快不起來

葉怡君 2020-03-06

【文‧葉怡君】

一八八二年,首家燃煤發電廠於英國倫敦啟用,作為全球第一個使用燃煤發電的國家,因應全球暖化節能減碳趨勢,英國成為首批投入能源轉型的國家之一,離岸風電裝置數量稱冠全球,傳統燃煤發電廠也逐步關閉,在八年的時間內,減少約四成的燃煤發電,目前使用燃煤發電僅約一%。

相較臺灣使用燃煤發電占二十九.八%,官方預計要到二○五○年,才能真正全面禁止燃煤發電,台電及能源局皆表示,短時間內難以降低燃煤的使用量,臺灣的能源轉型相較國際緩慢,原因為何?

市場機制 碳價改革

「這跟市場機制有很大關係」,綠色和平特聘能源專案主任蔡篤慰指出,歐盟和德國的能源市場自由化,甚至有設有電力交易所,電價多少?由市場自由機制決定,反觀臺灣由台電一家獨大,不允許有其他廠商賣電,缺乏自由市場競爭,壟斷整個市場,除非在「電業法」有所改革,否則也難以改變現況。

另外,歐洲還做對了一件事,「碳價改革」,提高碳價、增加外部成本,讓德國很多的原本要使用燃煤發電的計畫因此停擺,加快減碳速度。蔡篤慰指出,歐盟制定的排放目標,如果是碳價維持原樣則難以達標。全球面臨氣候危機,從上次選舉歐洲綠黨的高得票率,可以顯示出在氣候議題上,民眾已用選票認同碳價改革。

外部成本不算 當然比較便宜

能源局也表示,政策朝往非核及減碳前進,但為避免電價浮動,仍會保留部分燃煤;台電則是朝往天然氣發展。先進國家仰賴電力促使經濟成長,不可或缺,然而,再生能源的不穩定性,高建置成本,也讓不少人提出質疑。

「我們電價受到控制,不希望電價上漲,甚至不讓電價上漲」,事實上助長了環境汙染。蔡篤慰表示,在抱怨電價上漲的同時,倒不如反思「為什麼電價會上漲?」

蔡篤慰指出盲點,若只算「直接成本」當然覺得便宜,但若是加上「外部成本」,包含造成的環境污染、處置汙染費用,譬如排放核廢料等另外衍生的費用,都將遠遠超過再生能源成本。燃煤發電加上外部成本,才能反映真實的發電成本,與再生能源相比,競爭力將大打折扣。


綠色和平特聘能源專案主任蔡篤慰:用電大戶應承擔氣候責任。(圖/綠色和平提供)

企業獲利 電價全民買單

蔡篤慰指出,為了供應企業大量用電需求,台電不斷尋找供電來源,雖然帶來經濟發展,為企業帶來獲利,但更該關注後果,讓獲利企業負擔起守護環境的責任。

根據綠色和平《2019臺灣綠色電子製造企業評比》報告,點出台積電、日月光、友達、英業達、仁寶電腦、群創、緯創、廣達、鴻海及和碩共十家電子製造業用電量龐大,應承擔氣候責任,設定減碳目標及加強投資、使用再生能源。

企業用電不再由全民買單。去年政府修改《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增設用電大戶條款,根據能源局規劃,契約容量五千瓩以上的大用電戶,必須裝設契約容量十%的再生能源。

大戶條款一出,不少企業哀嚎表示,如此作法將導致企業競爭力下降,不過根據台電用電量顯示,工業用電量占比達整體用電量的五十五%,然而這些企業只需負擔一%的責任,似乎不成比例。

 

綠色和平全球空氣汙染研究團隊(Global Air Pollution Unit)2019年發表的「電子製造業黑成本」報告,過去十五年臺灣用電需求成長,過半來自電子製造業。(圖/綠色和平提供)

只有要、不要
達不到只是藉口


蔡篤慰強調,只要是有能力的龍頭大廠,享有國際聲譽,都該盡點責任及義務,以台積電為例,一家公司幾乎占用了全臺用電需求成長的十六.二%,雖然台積電設定二十%使用再生能源的目標,但目前達成率僅七%,其餘高用電多來自高污染的燃煤電力。

雖然台積電聲稱,是因為臺灣無足夠的綠電可供購買,不過經過計算,事實上台積電只要拿出淨利的五%採購太陽光電,即可帶來四十一%的再生能源占比。

細數國內大廠,蔡篤慰認為相較台積電,台達電算是在發展再生能源較具指標性電子大廠之一,預期再過十年,隨著學習曲線、投產時間及政策因素,再生能源成本隨時間下降,陸上發電每度電費二.一元、太陽光電三.三元以下、離岸風電三.四元,也就表示屆時,台積電只要投入九%的淨利潤,即可達到百分之百的再生能源的使用。

臺灣一直存在著五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和缺人才問題,也是過去企業不願意投資臺灣的原因之一,目前用電量以每年一到一.五%的速度增長,臺商回流將加快增長速度,三至五年內用電量將超出預期的高,發展綠電,如何在經濟及環境保護之中達到平衡,勢必成為未來政黨角力的重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