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Style

梁君午眼中的畫 嬉笑怒罵 宜喜宜嗔

看見音樂、聽見色彩─看梁君午畫有感

陳怡瑄 2020-02-06

一幅畫、一通電話,打破了梁君午的平凡,遇見了生命中的伯樂,從此便不凡。

蔣經國四次召見梁君午
只為送他出國學藝術


年少時在當預備軍官的梁君午老師,不經意臨摹月曆上的一幅《蒙娜麗莎的微笑》送給肯特勒將軍,一次機緣之下,蔣經國在肯特勒將軍家中看見這幅世界名畫,馬上派人尋找梁君午。見面這天,蔣經國慈祥地問他:「你的畫畫那麼好,有沒有想出去留學?」,梁君午老實報告他沒有過這想法,蔣經國點點頭,結束了會面。

前後蔣經國總共召見了梁君午四次,前面三次梁君午並沒有答應,在最後一次召見時,連梁君午的父親也一起召見。蔣經國只問梁父一句話:「梁將軍,我想培養貴公子去歐洲學畫,不曉得您有沒有甚麼意見?」,梁父雙腿一併,行個舉手禮大聲說到:「這是我們梁家的榮幸!」。梁君午回憶起當年笑著說,到現在我還記得第一次晉見經國先生的那天,雙手溫暖有力,對著我臉上永遠很慈祥的笑著。

 

梁君午作品,晨風,2019   油畫畫布,120X90cm。(圖/梁君午提供)

宋美齡這輩子最愛的一幅畫
陪蔣經國走完最後一段路的一幅畫


梁君午在臨行前,臨摹〈燈下讀書少女〉贈與蔣經國為華誕禮物,蔣經國看到後忽然起身雙手握住梁君午的手,慈祥的問:「君午啊!我想和你商量個事!」,原來蔣經國想將這幅畫轉送給宋美齡,慶祝她華誕。梁君午一聽連忙答應。

時隔四十多年後,梁君午再次見到這幅畫是在士林官邸,標籤寫著:「這是夫人一生最愛的一張畫」,士林官邸的志工告訴梁君午,這幅畫一直掛在夫人的臥室,夫人每天早上起床,晚上入睡前都會看著這張畫。

蔣經國故居七海官邸如今床頭掛著的畫像就是出自梁君午之手,當時蔣將國的二兒子,委託梁君午為蔣經國夫婦繪製畫像,原先蔣經國並不同意,一聽到是請梁君午後,馬上改口說道:「君午先生的話那就另當別論。」

這幅畫對於梁君午意義非常重大,梁君午感慨的表示,很遺憾他過世時我正在國外,但看到我的畫陪著蔣經國先生走完人生的最後時刻,也算得到些許欣慰。

華人屆史上第一位
連西班牙國王也賞識


一九八九年,梁君午應西班牙國際觀光組織之邀,繪製〈觀光是和平的象徵〉。這幅畫梁君午以少女穿著西班牙著名的伊比薩島的白色薄紗服裝,在世界遺產阿爾罕布拉宮前,凝視飛翔的白鴿。梁君午:「一個好的畫家知道什麼時候該停筆,世界上絕對沒有完美的東西,但是你要知道如何跟你的畫達到和諧。」

有天,梁君午忽然接到皇宮的電報,竟然是西班牙國王想親自召見梁君午與他的夫人。當日梁君午在夫人的陪同下,在皇宮的書房裡覲見西班牙國王,並呈上作品,西班牙國王親切地與他們倆談論藝術最後並合影。梁君午到今時今日深覺這是他一生最無上的榮譽。

 

對於梁君午來說,靈感的泉源就是天地萬物。(攝影/徐裕庭)

一個背影 一萬種表情

創作時因為時空的不同,色彩與光線的變化無窮,再加上主觀的感受,往往開始時以「灰色」起稿,經過一個月的塗抹,最後以「紅色」完成。梁君午表示,靈感不一定來自剎那,而是「睹物生情」的一種聯想,也可以是人與物、人與人之間應運而生的一種遐想,而這種凝聚的能量,就像是一顆種子在泥土裡蘊釀,破土而出發芽茁壯,對於梁君午來說,靈感的泉源就是天地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