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Style

翁梁源在藝術森林裡踽踽獨行

迪士尼動漫電腦繪圖的創作者

王隆凱 2020-01-06

 村上春樹在《挪威的森林》寫道:「哪裡會有人喜歡孤獨?不過是不喜歡失望罷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許我們從來不曾去過,但它一直在那裡,總會在那裡。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

玄奘大學設計學院藝術文創系副教授翁梁源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因為熱愛藝術工作,對人生也有了渴望,並促使他一直往前走。但他一直是孤獨地投放在無止盡的繪畫中,學習、工作……,自我封閉且周而循環,直到年過半百才逐漸甦醒,開始尋找屬於自己創作的生命。

 

擅長數位影像繪畫的翁梁源不斷尋找新的創作生命。(圖/翁梁源提供)

尋找屬於自己創作的生命
 
類似的孤獨,好像所有藝術家都一樣,他們或許是需要潛心於藝術天地、或許是還在積累能量、或許是找不到可以揮灑的出口。正如俄籍藝術家馬克.羅斯科 (Mark Rothko)說:「這是個累贅、蠢動、消費的年代,許多人身不由己地過著這種生活,卻又迫切需要一方寂靜的空間,讓我們紮根、成長。我們只得抱著一定能找到希望的信念活下去。」

翁梁源近三十個年頭都埋首於電腦繪圖領域。他參與過大家熟悉且膾炙人口的迪士尼動漫,如獅子王、小美人魚、聖誕夜驚魂記、摩登原始人等精彩作品的背景繪製與創作。然而豐碩的電腦數位繪圖技術成就,始終無法滿足他內心對藝術創作的衝動,因而經常嘆息:如此覺醒,走出這片森林的圈籬,人生已過半。

 

「等待方舟」意味著我們必須面對恐懼、毀滅的殘酷。(圖/翁梁源提供)

擅長以數位影像繪畫創作
 
翁梁源擅長的數位影像繪畫(Digital Photo Painting),是種創作者以數位攝影及傳統繪畫等元素,透過掃描器的攝取,再用電腦繪圖軟體做複製、拼貼、組合、疊加等創作,其結合影像的選擇寬廣,也加大了繪畫性的張力,重塑出一種全新的圖象意涵。箇中融合的創作手法,超越傳統影像與純繪畫的表現侷限,最終以微噴或手繪形式結尾。

「加泰隆尼亞──白鳥之歌」,是他無意間聽到一首加泰隆尼亞民間歌謠 「白鳥之歌」,在動人絃樂及故事烘托下,構圖運用蒙太奇手法,將不同地方的物件重新組合造景,並以放射狀的構面,搭配如鳥籠般的屋頂為主軸,重現加泰隆尼亞再生(Renaixença)。作品看起來既不像傳統水彩、油畫,畫面卻刻意部份形體扭曲變形,意在融合抽象的意念及歷史軌跡的追尋。

在翁梁源的作品,常看到許多扭曲變形及骷顱的畫面,這些影像某種程度代表創作者深刻的心靈聲音。他經常思考為何而生?為何而死?的問題,正如兩千五百多年前,釋迦牟尼佛也是懷著同樣的疑問,探究人生而苦惱的根源,以及如何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最終他給出的答案,不是宗教信仰,而是來自美國當代攝影藝術家Joel Peter Witkin的一段話:「賞心悅目的事情很容易做,但就像用自動相機,我無法得到滿足。我的作品是處於趨向光明的需要,但必先經過黑暗。」生與死在我們內心深處因有著極端的恐懼往往避而不談,但這種神秘的體驗與經歷,都會在你所感受的視覺中並延伸在你的心靈深處默默地上演著,會使你久久不能平靜。

在「等待方舟」的創作,方舟是生命的「救贖」,畫面運用灰暗的色彩,以超現實風格模擬出形同末日的幽冥異境,隱喻人類對於環境的毀壞,以此傳達他對現代生態環境的無奈。在一座黑暗死寂的廢城裡,一群外貌詭譎,走向冥界的生物,即將淹沒大洪水之中;一盞幽微的明燈及飄蕩在四周骷髏形狀的鬼魂指引著他們前往方舟的方向,意味著我們必須面對恐懼、毀滅的殘酷。

在歷史長河中,偉大的藝術家往往有著深刻而持久的記憶曲線,藝術家的靈感都不是偶然的,而是源自他們人格特徵的積累。所以,翁梁源一直很清醒,即便時間已過去那麼久,他依然沒有遺忘啟蒙的恩師顏逢郎與梁安眾,師承他們的水墨,翁梁源的作品飄逸著濃郁的文學韻味、哲理氛圍,或染、潑、濃、淡、焦、乾、濕……,甚至有當代的複合行筆,都很準確。

「千年黃金象山」使用水性蠟彩實驗,以單色調凸顯古樸歲月,在岩石的厚實重量感上,則運用水彩打底劑在畫布上,刻意製造如石板的質感,其粗糙的凹凸肌底使其顏料沉澱,看起來不但有水墨暈染效果,更以油畫厚塗的技法來增加表層的厚實感。因此,作品看起來不像油畫、傳統的水彩、水墨印象。
 
藝術已是觀念性的個人選擇
 
數位影像繪畫是當代新的科技產物,只用滑鼠在電腦鍵盤操作軟體,就可以立即疊色,傳統繪畫透過主觀的調色與手繪的動作,需等待它乾後的可能效果。有人聲稱攝影不是藝術只是科技的工具,但當科技允許我們更有效率也更精準呈現時,藝術已然只是「觀念性的個人選擇」。翁梁源希望他的藝術能夠更多元與包容,回歸創作的自由,來執行內心的感情與意象。

「無盡的旅程」是翁梁源的新作,讓人想到同名歌曲中的一段歌詞:「若是把一切都想得太過困難,到最後只會變得厭煩!而爬過越是高的障礙,心情也越是爽快,不要輕易就承認這就是你的極限!在那扇被關起來的門的彼端,會有新的東西在那邊等待著我們,請你告訴自己一定、一定會有的,如此便會促使自己再次前進,雖然不會全部是好事,但我還是想敲敲看下一扇門,去找尋那還未被發掘更大的自我……無盡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