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何志偉 不想當明星、只想贏得民心

民進黨第二選區

葉怡君 2020-01-01

二○一八民進黨在九合一大選中慘敗,前任臺北市立委姚文智角逐臺北市長失利,辭去立委,在一面倒的情況之下,當時還是市議員的何志偉扛下壓力,代表民進黨登記參選立委補選,何志偉形容當時累到無感,靠意志力與團隊一起努力,成功為民進黨守住關鍵一席。
 
從小不談政治 卻連二次救援成功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何志偉第一次當救火隊。二○○八年民進黨在總統大選中大敗,立委席位僅剩四分之一,那段時間不少父執輩認為民進黨缺乏新血,力拱何志偉出來參選。對自己也對這塊土地負責,二○○九年何志偉宣布參選臺北市議員,並於二○一○年以最年輕議員之姿當選,二○一四年更一舉拿下士林、北投區最高票連任成功。

很難想像,如今政壇閃亮的新星,過去政治對他而言卻像是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其祖父何金養為改制前的北投鎮民代表會主席,母親則為民進黨前任不分區立法委員薛凌,身為政三代,美國出生長大的何志偉,說自己二十七歲以前連臺語都不會講。過去長輩在家很少談論政治,政治世家出身的他過去鮮少接觸政治。何志偉說,事實上父母根本不希望他從政,然而對政治一竅不通的他,當初又是如何踏入政壇?
 
被斷根的一代 棄美國籍回臺當兵
 
今年適逢美麗島事件四十週年(專訪進行於二○一九年底),何志偉指出,臺灣歷經二二八的白色恐佈,臺灣是全球實施戒嚴,僅次於敘利亞長久的國家,然而這些對臺灣邁向民主化至關重要的歷史事件,對從小在美國長大的他來說卻很陌生。

或許是體內的政治基因蠢蠢欲動,二十五歲棄美國籍的何志偉回臺當兵抽中「金馬獎」,在外島當兵的他直言「生活變得很單純」,在那段時間閱讀《道德經》等華人哲學思想,對他影響很大。何志偉說:「過去,我就像是『被斷根』的一代,對臺灣不太了解,尤其是情感面的斷層,都在回臺後一點一滴補足。」
 
無聲的眼淚 震出從政念頭
 
但,真正觸動何志偉從政,是某次擔任民進黨部舉辦的二二八白色恐怖追思會上的志工,他仍印象深刻的描述,在中正紀念堂舉辦的活動,當時對二二八事件瞭解不深的他,只見現場放滿象徵當時事件發生時,被判刑槍決的姓名列表、相關當事人的相片等裝置藝術。

當他內心正在懷疑「真的會有人會來嗎?」的時候,人潮開始漸漸湧現,這些人是當事者的家屬,有些人已有點年紀,步履蹣跚,手指著牆上掛著的名單,尋找熟悉的名字,然後默默低頭拭淚。當時的他,雖然即便遠遠看著,卻被那「無聲的眼淚」震撼,突然覺得自己對這塊土地太不瞭解,臺灣民主歷經這麼多的事件才走到今日,於是在他心中開始萌發從政的念頭。

何志偉有「經濟立委」之稱,四大經濟政見期望讓「士林大同」更好。(圖/何志偉提供)

政治是需要時間驗證的
 
從政九年,何志偉體悟「政治是需要一段時間觀察驗證的。」何志偉說:「阿公在我六歲往生,但如今還有在地民眾記得,當時阿公為地方鄰里做了哪些建設。」就他觀察,近年,臺灣政治在「新媒體、自媒體」的介入下,來到了臨界點,如同網購平臺,在一定時間的累績過後,建立品牌知名度與信任度。

選舉就像是一場實驗性的綜合科學,包含對外行銷、人物設定、議題選擇等政策方向,問政同時還得兼具即席感染力、領導力,濃縮重點摘要,讓民眾在一個小時的時間內,接收質詢重點,並讓選民有感。
 
不想當明星 只想贏得民心
 
投身民進黨第二選區何志偉力求連任。對於從政,秉持家人給的建議,握有話語權的政治人物,要傷害人太容易,因此更不該讓別人流淚、流血。

過去提出酒駕洗大體,成功降低酒駕案件,被副總統候選人賴清德稱讚是「經濟立委」的何志偉,如今推出長照、水岸、廟口及老社區四大經濟政見,期盼透過選區內的特性結合所有可能性,讓「士林大同」更好。說自己「沒有想當明星,但想贏得民心」的何志偉,期望能讓老舊並存,找回臺灣本色,讓臺灣更加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