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用你我手中的票 來決定我們的未來四年

邱文通 2020-01-01

二○二○年伊始,臺灣最重要的大事,莫過於選出第十五任總統、副總統及第十屆立法委員。這次選舉的結果,攸關臺灣未來四年的走向,也和你我未來四年的前途休戚相關,請用你我手中的票,來決定我們的未來四年。

依過往大選的經驗,國民黨多半操作「恐懼牌」與「安定牌」,批評民進黨無執政人才與能力,或若綠營執政,中華民國就滅亡了,要讓以反對運動起家的民進黨得不到信任而敗選。即使到二○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在投票前的最後衝刺,國民黨還舉行「為安定而走」遊行,蔡英文以「原地踏步不是安定,改革才能帶來安定」反制,最終贏得選舉,完成所謂的第二次「政黨輪替」。然而,短短四年不到,中美貿易大戰方興未艾,香港「反送中」餘波盪漾,芒果乾(亡國感)反而成民進黨選戰的主訴求──大打「恐懼牌」和「安定牌」。

二○○○年總統大選後,臺灣政治版圖呈現「南綠北藍」,意即臺灣西部縣市以濁水溪為界,往南縣市的泛綠支持率(又稱「基本盤」)較高,往北則泛藍基本盤較大,成為兩大陣營獲得選民支持的重要參考指標。但,二○一八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收復前次選舉失去的中部和東部縣市,韓國瑜更擊敗了民進黨的陳其邁,拿下近二十年來都是綠營執政的高雄市,突破了所謂南綠北藍的疆界。原來,除了藍綠選戰訴求主軸的易位,政治版圖的更迭也是觀察臺灣政治變遷的重點。

此外,二○一四年春天因兩岸服貿議題而引發的「太陽花學運」,箇中涉及身分、國家和世代認同等諸多歧異,尤以世代差異,最值得關切。對這群七、八年級生而言,其成長環境或教育養成,都和父執輩殊異,價值觀自是不同,而職場低薪形成的世代剝奪感,更讓他們質疑社會不公,要求實踐正義。若為臺灣的未來計,在你我投下手中一票時,不妨多想想:我們該如何面對並解決世代差異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