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Style

龍惠農用珍藏老普洱 譜出公益慈善曲

以滿腔游俠闖江湖 用一身才藝過生活

編輯 2019-05-09


回到宜蘭樂水部落的第二個家,龍惠農暢快彈唱,合泰雅族兄弟同歡共慶。
 
文‧邱文通 圖‧林雪馚
名將之後、已故國學大師的「入室弟子」,才高一就讀了五所,十六歲逃家,到宜蘭原住民部落居遊、打獵、飆車,後來玩帆船、遊艇,當船長,還成了兩岸知名的骨董商、柬埔寨金邊創業的合夥人、老狼狗樂團的主唱、老普洱茶的收藏家,默默做公益的慈善家……。

該怎麼形容他呢?司馬遷《遊俠列傳序》寫道:「……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厄困……。」這位人生際遇獨特奇異、個性卓然獨立的龍惠農,可說是今之游俠、現代才子。

四海一家 為部落資產發聲

狂野的龍惠農逃家,一逃就是數百里,宜蘭泰雅族樂水部落成了他的第二個家,年齡相仿的部落孩子是他的兄弟姊妹。他為原住民部落抱不平:「政府的山禁,阻隔了部落的發展,對原住民是很大的傷害。」游俠性格的龍惠農對原住民弟兄的關心,不是出自悲憫或同情,而是四海一家的平等相待。

他說,「這裡有很多寶貴的資產,我們一起來珍惜,為改善原住民的生活,我們共同來發展!」後來因緣際會,龍惠農到北京做起骨董生意,啞舍文物名氣很大,鼎盛高峰時期有十二家,在大陸素有「北啞舍南澗松」的美名。更特別的是,大陸作家玄色以龍惠農為原型,從二○一○年開始在《小說繪》登載小說,累計銷量突破一千兩百萬冊。每部圖書一上市,不僅穩居當當、京東及開卷等權威文學暢銷書榜前列,更在新華書店月銷榜中包攬前十大的四席。

因收骨董而收藏到數千片大陸文革前的老普洱茶磚。這批老普洱很珍貴,龍惠農認為,珍貴就要和朋友共享,話說普洱雖好,萬一有不好物質,有礙人體健康,那分享豈不害人?於是,他找了專家區少梅教授做檢測,在確定安全無虞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邀集好友黑金城、湯適應等人一起做公益,打算在五、六月間辦場「啞舍龍印普洱慈善之夜」活動。

龍惠農十年珍藏許多稀有特殊普洱老茶,另致力推廣普洱茶品茗文化。

以普洱傳承愛與文化

講到這批老普洱,龍惠農說,歷經日本侵華戰爭、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及大煉鋼鐵運動的大時代洗禮,同慶、汪裕泰、福增春、億興合、鴻祥……等,是近三十年大家耳熟能詳的普洱精品,然而,幾經探究,藏封了近百年、保存完好的號級馬口鐵老茶磚,如今初綻曙光,終於要面市了。

龍惠農不禁讚歎說:「每當午夜時分,喧囂散去,鐵壺煮水,真是留香生津韻緻綿延,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啊!」 提及慈善之夜,其實早在二○○六年,龍惠農就辦過「啞舍文物珍心送愛年度拍賣活動」,當年有徐乃麟、王靜瑩、曲艾玲、李翊君及檢場夫妻等藝人共同響應。

龍惠農率先割愛捐出「清光緒官窯釉裏紅柳葉瓶」,藉此拋磚引玉,最後總共募集五十五項骨董以及現代藝術品,上網公益拍賣,一共募得新台幣一百八十多萬元,全額捐贈財團法人罕見疾病基金會,作為罕病病友就醫、就學、生活急難救助及推動罕見疾病優生保健等用途。

二○一七年,龍惠農和湯適應、薛育仁再次發起另一次「珍心送愛」活動,捐助的對象是位於雲南奔子欄鎮的雪山藏文小學,這所小學多是牧民孤兒和單親家庭,最後籌得人民幣二十一萬七千多元,同樣悉數捐出。

啞舍龍印老普洱將再譜出「珍心送愛」的續曲,龍惠農感性地說:「命運曾以悲痛煉我,我將珍心報答以愛!世界上除了愛以外,其他沒什麼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