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馬上藝術的聖手:伍郡國教練訪談錄

編輯 2019-05-06

伍郡國教練目前任職於上海太陽島馬術俱樂部。

與馬術不解之緣的開端
 
伍郡國教練出生於1965年,台北市。由於過去台灣曾經引進約翰韋恩的影集,當時的伍教練深深著迷於約翰韋恩在西部片中的馬上英姿,所以從懂事以來就一直深愛著馬。
 
伍教練從十二歲開始接觸到真正的馬匹,也在十三歲開始在馬場協助洗馬刷馬的,並學習騎馬。之後伍教練成為了一名障礙選手,不但有了充分接觸馬匹的機會,還連續在不少全國比賽中獲得各種獎項的佳績。但當時的伍教練並沒有想到,馬術會成為自己職業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從選手走向教練之路
 
伍教練之後從事各項工作,但後來因台北漢諾威馬場的邀請,才是伍教練生活中最大的一次改變,讓他從一位選手轉變成為一位專業的教練。
 
在漢諾威馬場的十六年教練時光中,伍教練對於許安進總裁長期以來的各種提攜與不間斷地照顧非常感謝,除了許安進總裁對於漢諾威馬場的全力投入、改良設備與教學之外,許總裁也讓他有從事教學工作的機會之外,也讓他對於馬術運動有更深刻的了解與投入,從而開啟了走向更為專業的盛裝舞步教練之路。
 
無論是馬匹或是選手,參加障礙賽都是相對容易的。但是要求穩定性、節奏感的盛裝舞步對馬匹和騎手而言都是更大的挑戰,也需要重新學習。伍教練說,一開始盛裝舞步還是很小眾的,馬匹的價格也不便宜,但由於伴隨台灣的經濟成長,台灣開始有能力進口高價位的馬匹,而漢諾威馬場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對高價位馬匹感興趣,從而成為國內馬場界的翹楚,這也是許安進總裁獨具慧眼之處。
 
海外進修的轉折
 
在海外進修時,伍教練選擇了荷蘭鹿特丹的馬術學校學習馬場馬術。他發現歐洲在馬術上的長遠發展與進步,除了有整體完善的教育訓練過程之外,馬匹的精良、場地的完備都是他之前未能想見的,堪稱是夢想的殿堂。而伍教練也在此充分學習了有關盛裝舞步的一系列課程,為自我的職業成長打下更為深厚的基礎。而除了在荷蘭學習之外,伍教練也曾經前往鄰近的德國與比利時,並且在德國以半年時間學習不同系統的馬術教育。
 
這段在荷蘭與德國的海外進修過程,讓伍教練不但提昇了視野、強化了技術,多次在歐洲星級比賽獲得高等殊榮。同時也讓伍教練的職業生活有了不同的認識,更為他的職業生涯開創了一個新的機運。
 
前往中國大陸的發展與挑戰

近年來中國大陸的馬術運動蓬勃發展,由首善之區的北京發展到其他一線城市如上海,不少省分也願意砸下重金培育馬術選手,鼓勵此運動項目的發展。而在上海青浦投資的太陽島渡假村一方面開始投資擴張自身的娛樂項目之外,也將觸角投向了方興未艾的馬術運動。而有著完整教練經驗的伍教練就自然成為該集團禮聘的對象。也在這樣的機會下,伍教練在2018年決定前往中國大陸任教,展開另外一段新的職業生涯。
 
伍教練專業的授課模式,逐漸在上海打出自己的名號。而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中,伍教練也於2019年二月參與了第一場比賽,讓一位年僅八歲,身高只有一百三十五公分的小朋友,駕馭肩高一百八十公分高的馬,獲得少年組比賽的冠軍,對伍教練來說這是極端得來不易的榮耀。這段過程對伍教練來說,除了騎手的訓練之外,如何調教馬匹才是真正的挑戰。由於本次參賽的馬原本障礙賽的馬,要將退役的高等級障礙賽的馬調教為中三級盛裝舞步的馬匹就需要相當的技巧。除了身體的受教性需要調整之外,心理受教性的高低也是需要考量的。所以在準備比賽的三個月中,調教馬匹的兩個月期間對伍教練來說是最為重要的任務,但也因此這座少年組的冠軍才顯得更為得來不易。
  
當馬術成為一門藝術
 
伍教練說,一匹好戰馬可以讓騎手結合理論和經驗得到充分發揮。伍教練將人生中最寶貴的時光都奉獻在馬術運動上,至今仍然不段精益求精,對伍教練來說馬已經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於伍教練來說,雖然他本身要調教馬,但也從馬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所以他和馬的關係是亦師亦友的關係。而馬也和人一樣會面臨生老病死,在和馬建立關係的過程之中,他會看見馬匹的成長與衰老,但也會看見馬帶給他的成就與榮耀。

伍教練說,馬術的本身就是一門藝術,盛裝舞步就是這門藝術的一種極致。馬術障礙賽的結果是一翻兩瞪眼的,但是馬術的一切基礎還是要回歸到盛裝舞步的調教過程。伍教練指出要讓馬表現出柔軟與韻律,其中的內外因素是千變萬化的,對馬要有相當深刻的了解,就和教育自己的小孩或學生等至親一樣,所以要無微不至才能達到平日訓練的目標。但是伍教練也強調光靠平日的訓練是不夠的,因為「馬性如流水」,要相當進入狀況保持馬匹的柔軟與服從性,才能把自己的想像步態表現出來、內化成自然的東西,這就是盛裝舞步和障礙賽最大不同的地方。
 
伍教練對於馬術運動的學員,也希望大家能夠按部就班學習,一步登天是很不可能的,而馬術運動的各項比賽其實頂尖選手的成就都在伯仲之間,只要一不進步馬上就會退步。所以伍教練對自我和對學員的期許,也希望大家在投身運動之中能夠體會到馬術的學無止盡,在伯仲之間求進步,自強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