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Style

烹飪的文學底蘊

作家私房菜

李碧華 2019-04-09


古月的獅子頭。

資料來源/紀洲庵文學森林

這是文學家特有的細緻,把私房菜一道道的故事,端上桌了。
 
旅行味道
—韓良憶的蛤蜊烤魚
 
飲食旅遊作家韓良憶曾旅居荷蘭,烹飪、散步、旅行,最愛簡單的生活。作品有《餐桌上的四季》、《浮生.半日.里斯本》。

頭一回吃到這道菜,韓良憶在義大利旅行,用的是整條魚,一個人真吃不完。後來又在西班牙嚐到相似菜色,用的是大塊的白肉魚,還加了辣香腸,份量恰恰好。

兩道菜的滋味皆鮮美,韓良憶加加減減,做成良憶版的蛤蜊烤魚,不時端上餐桌,吃著吃著,便會想起在南歐旅遊時的點點滴滴。
 
家族的舌尖記憶
─廖玉蕙的蹄花麵線
 
創作《純真遺落》、《像蝴蝶一樣款款飛走以後》及《文學盛筵-談閱讀,教寫作》的廖玉蕙說,台灣經濟起飛後,慶生盛行,廖媽媽也開始跟風,目的無非招喚家人聚首,共享天倫。

後來,這道食物成為廖玉蕙歡聚的必備。母親走了,她接手舊宅,翻新屋宇,將老家打造為手足聚會之所,在母親的廚房重拾老人家的鍋鏟,追索母親的廚房滋味。家人共推,她的這道豬蹄走過的麵線,最得上一代神髓。
 
找尋幸福滋味
─凌煙的麻油玻璃肉
 
凌煙二十六歲時,即以《失聲畫眉》獲得百萬小說獎,散文集著有《幸福田園》、《乘著記憶的翅膀尋找幸福的滋味》。

走過大段艱困的日子,凌煙開始可以富足些生活後,肉攤老闆娘推薦她一塊高貴的「玻璃肉」,家裡的歪嘴雞都一致叫好,原以為它長在屁股,後來才發現是以坊間的松板肉充數賣。

凌煙說,松板來自常用來滷肉角肉燥的槽頭肉,古代「禁臠」一詞,即來自這項下的一片肉,而真正的「玻璃肉」其實是長在肩胛的三角肌。
 
自然與自在,方梓的紅麴燒肉
 
方梓出生台灣花蓮,對野菜有著無可救藥的迷戀,即使跋山涉水也在所不惜。著有《釆釆卷耳》、《野有蔓草》等書。

方梓說這一道私房菜就是對生活「自然」與「自在」的態度。喜歡食材的原味、偏好簡單的料理,紅麴燒肉是自家餐桌上的常客。紅麴獨特的酒香和清甜,將豬肉襯得平衡。

配菜部分,方梓選擇野菜馬齒莧,搭配時令蔬菜、天然醬料,食物的味道清楚的吃出來了。
 
和寫詩一樣,古月的獅子頭
 
古月浪漫、感性,先生為知名藝術家李錫奇。她的詩呈現了生活中的花開與花落,柔美有情。

「做菜和寫作一樣,要慢工出細活。」古月用細膩的情緒經營文字,也用細致的功夫對待食物。

她用蛤蠣的甜,豬皮的膠質,讓獅子頭的層次更加豐富。所以獅子頭裡有她的詩,如詩般的晶瑩細緻,不假他人。
 
羅思容的鄉愁─仙草雞
 
寫詩也寫歌,更以詩入歌,「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以客家新民謠《多一個》獲得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民謠藝人獎。

一把七層塔下鍋,混和著金光閃閃的蛋汁,趁著香味四溢之際,淋上熟透的米酒頭,空氣微醺令人陶醉,獻給母親、獻給客家、獻給土地─這是羅思容溫柔的質地,回應生命的一道樸質料理。

紅棗、龍眼乾,帶上了更多層次的仙草甘甜,暖胃也開心,像就是回到故鄉的喜悅,令人無法挑剔。
 

 

吳德亮的茶湯圓。

吳德亮,像美人般多變的茶湯圓
 
花蓮客家人吳德亮是作家、畫家、攝影家、茶藝家。喜歡喫茶、賞茶,在茶道之間體驗生命的樂趣及活力。

東方美人茶又被大家稱為膨風茶,「這晶瑩剔透的琥珀色,是它專屬的顏色。」吳德亮說,入口後淡淡的果香和蜜香跑出來,「是小綠葉蟬的傑作」。

吃完一顆甜蜜的湯圓,再品味東方美人茶,或者也可以一口湯圓、一口茶,隨著心情改變享受茶湯圓的程序。「就像東方美人茶的滋味豐富多變。」他說,茶湯圓也如美人般充滿彈性和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