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準備六十度仰角向上 二○二○年臺灣脫困

金麗萍 2019-12-02

二○一九年,又開始進入倉促打包的階段。只不過,二○一九與二○二○的交接處,因政治、社會、經濟、醫療、教育……接連不斷的大震盪,相較於以往無數個「送舊迎新」,讓人更覺揮別不易。因為,變數橫陳,累積堆砌出一座座高聳的天險。

送舊迎新 麻煩事揮別不易

臺灣,瞬間髮白,退休焦慮,兜頭罩下。退休準備,忽然成為重要而急迫的事;但,是否有不退休的劇本可演?「12682」,二十九年前,一場逃命行情所締造的股市歷史高點;如今,物換星移,「12682」的股市天險,是起點還是高點?二○一八年國人十大死亡原因,癌症再居首位;愈見頑強的世紀殺手,是迎面而來的健康天險。再者,從社會各個角落響起的長照悲歌,似乎正在拖垮社會的正常運作。

未來總統的錦囊裡,是否藏有妙計?帶領全民跨越天險,將是二○二○年一月十一日後,臺灣總統首要的施政KPI(Key Performance Index;關鍵績效指標)。

 

退而不休,挑戰不長照的樂活人生。(圖/沈文生提供)

瞬間白髮 臺灣忽然老了

最近,退休商機爆發。在媒體大肆炒作下,退休,似乎成了必然、人人追求的快樂人生。

至於,規劃退休的必要條件,需有足夠的退休金。多少退休金?才足以讓人毫無懸念地Fire(參「金融小檔案」)掉老闆,有人提出一千萬元、一千五百萬元,更有人索性喊出兩千萬元。

金融機構的電腦裡,不斷地跑出試算表。通常,退休金計算會將退休後的需求劃分為:生活開支、醫療費用、旅遊支出及長照費用等,而其中,醫療及長照的支出,尤屬大宗。

對於多數人而言,退休著實大不易。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接受富邦投信所進行的二○一九年「國人安心樂活享退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不論是已退休族群,或是上班族,退休金來源都有高達百分之五、六十是靠政府的退休金。所以,不論是一千萬元、一千五百萬元,抑或是兩千萬元,對計畫退休者而言,都是一座仰之彌高的天險。

退休商品 兵家必爭之地

顯然,兩千萬的退休準備金,已為金融事業單位創造巨大商機。據新加坡Aging Asia 總經理Sylwin Angdrew估算,亞太地區的銀髮產業規模達美金三.三兆元。

於是,投信業的ETF市場,出現吹氣式的膨脹。最近,國內外投信業者狂推ETF相關商品。據金融研訓院董事長吳中書援引中華經濟研究院以退休為調查核心的報告顯示,二○一七年,僅有百分之二的受訪者投資ETF相關商品,但到了二○一九年,提高至百分之十三.二,足足成長六倍;只是,對金融機構而言,百分之八十六.八的ETF處女市場,更是兵家必爭之地。

於是,投信界的龍頭老大,縱身躍下,惟恐動搖領先地位。富邦高調發表退休調查報告,包裝ETF銷售;國泰投信也以ETF資產配置訴求,搶食大餅。

養生、樂齡、退休保單,更為壽險業大大進補一番。近日,金管會保險局公布二○一九年一至九月的養生樂齡相關保單銷售,暴增數十倍。

永不退休 也是選項

擔憂、恐懼,讓自己的情緒、荷包跟著市場氣氛走,都不是面對「退休」的明智之舉。「F.I.R.E」一說,看似主張早早退休,卻隱含著永遠「退而不休」、積極的人生規劃。

「退而不休」,應不是籌不足退休金、不得不賴在職場,而是對自己人生規劃,握有主導權。只是,多元的臺灣社會,是否提供多元的選擇?
最近,立法院開始重視這項議題,針對滿四十五歲及六十五歲以上,訂定重回職場的就業專法。二○一九年十月底,在第九屆最後一個會期的「社會福利與環境衛生」委員會中,通過「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草案。重回職場,雖如蜀道,但建構環境,已邁出重要一步。在此,勞動部也不得閒,透過「青銀合作.世代共識」,模擬中高齡返回職場的情境。

 

在地老化,得強化社區長照功能。(圖/沈文生提供)

多元職場 五代同堂
 
電影《高年級實習生》,正是以跨世代職場共事為場景。年輕CEO茱兒.奧斯丁(Jules Ostin)與資深實習生班.惠塔克(Ben Whittaker),雖創造許多喜劇爆點,卻不時也令人笑中帶淚。《高年級實習生》終究是一齣喜劇,但現實人生呢?背景、角色雷同,但劇情卻可能大不相同,比較接近實況的跨世代職場場景,恐怕是一幕幕赤裸的資源爭奪。目前,職場上多元跨界、五代同堂的現況,早已讓企業人資主管頭痛不已。若再加上離開職場的中高齡族群重新歸隊,該如何安頓?在在都是挑戰。

從校園到職場 打造另類生態系

持續有系統的學習,是立足職場的第一要務。一代企管宗師彼得杜拉克的致理名言:「不創新,就滅亡(Innovate or die)」;在世界急速翻轉的當下,這句話似乎調整為「不學習,就滅亡(Innovate or die)」,也毫不誇張。

對此,校園已進行戰鬥裝備。在南臺灣的成大校園內,即開設「成就一生」校友隨班附讀的課程。課堂內,建立新學習生態系;五○年後與九○年後,面對同一主題,加入世代落差的新元素,互動反應勢必不同。

嚴格說來,中高齡是否得以重新連結職場,源頭仍在於產業。企業具有多元的發展動能,自然需要多元世代、具有跨界專長的職場人士,加入擴張陣營。所以,「退而不休」是個人的挑戰,更是企業必須跨越的天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