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霧都重慶招商記

擁渝新歐班列、長江經濟帶發展優勢

藍硯琳 2019-01-01

夜幕低垂,重慶朝天門外,一艘艘迎賓的霓虹遊船緩緩駛向嘉陵江與長江的交會處,兩江沿岸,隨地勢起伏而聳立的建物高低相列,伴隨著的橘黃燈光,就這麼照映在江面上,把重慶的美與雄偉展現在每位遊客眼前,似乎就在為這座山城的轉變埋下伏筆。
 


重慶,這個名字,想必台灣人應該不陌生,它既是我們熟悉的街名,也常出現於各類書籍及電影劇情中,而最為人所知的,正是它在一九四○年曾被國民政府命為「陪都」,成為當時的臨時政府。

揮別歷史砲火的慘況,昔日的山城、霧都,隨著時代變遷而搖身一變,不僅在一九九七年三月成為大陸直轄市,GDP更接連與香港、上海等一線城市比擬,讓外界眼睛一亮。
 
惠普、鴻海、英業達等企業進駐
打造重慶電子資訊重鎮

 
作為大陸中西部第一個直轄市,重慶早年因上海、武漢等企業大量內遷,在高速發展下,逐漸形成以船舶、汽車、軍工、精密儀器、鋼鐵及鋁業等重工業聚落,重慶也因此被視為大陸三大重工業城市之一。

而二○○八年金融海嘯後,大陸經濟發展受到衝擊,而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開始透過中小企業融資擔保、補助出口創匯、貼息貸款等優惠方案,吸引大量外資赴重慶投資。二○○九年,惠普進軍重慶後,英業達、鴻海等企業也紛紛前往重慶設廠,一時間形塑重慶電子資訊重鎮。

重慶市商務委副主任宋剛指出,重慶是大陸最大的儀器儀錶、內燃機和大型變壓器等工業設備生產基地,「近年來已經初步發展形成電子資訊、汽車兩個五千億級基地,印表機產量占全球三分之一,年產手機二.六億部,是全球第二大手機生產基地;此外,年產汽車三百多萬輛,成為大陸數一數二的汽車生產基地」。

當然,重慶能短短幾年間讓電子製造業聚集過來,很大的程度就是仰賴重慶的優異地理位置。重慶雖在內陸,但是鐵路、水路、空運皆暢通,也成為重慶能招商成功的優勢所在。

二○一三年中共中央書記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把重慶列為「一帶」節點,向東聯結亞太經濟圈,向西則聯結新疆、歐洲建設鐵路,透過「渝新歐」班列貫穿歐亞、俄羅斯並進入歐洲經濟圈,向南經廣西和雲南走往印度,再與「一路」的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銜接,再度為重慶開啟大門。

據瞭解,渝新歐是大陸首條中歐班列,途經哈薩克、俄羅斯、白羅斯、波蘭等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全程共計一萬一千多公里。初期渝新歐班列以運輸筆電產品為主,二○一六年後也開始進行進口汽車整車平行輸入、汽車及零部件、咖啡豆、機械設備、化妝品等,預計未來將拓展重慶進口汽車業務。

宋剛表示,中歐班列(重慶)跨越六個國家,僅需十三天左右,就可以把重慶貨運送到德國和歐洲其他城市。目前已經累計開行超過兩千三百班,開行數量居全大陸中歐班列第一。
 
設兩江新區招高科技產業入渝
 
除了交通布局外,面積八.二四萬,人口超過一個台灣總數的重慶,也積極從大水庫、大農村走向科技城市。

重慶在二○○七年開始,陸續成為國家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設立西永綜合保稅區,二○一○年更與上海浦東及天津濱海新區齊名,獲批成立「兩江新區」,成為大陸第三個國家級新區,提供企業優惠稅收、西部大開發政策等營業稅減免措施,吸引高科技企業進駐。

兩江新區目前總投資額近四十億人民幣,總面積達一千兩百平方公里,主要環繞新興科技產業,目前產業園第一期以聚集新創企業三百家,其中包含大陸最大互聯網騰訊、大陸最大服務交易平台豬八戒、大陸最先進人臉辨識中科雲從等企業。

而重慶也在二○一六年,設立全大陸第六個台灣中小企業產業園,引進大數據、生態環保、大健康生物醫藥、文化休閒旅遊產業,於大渡口區進行產業布局。目前產業園區註冊入住的企業二十八家,正式進駐辦公的有十二家,不過記者現場查看,部分園區內部空蕩,僅零星企業開門營業,招商成績似乎有努力空間,當地台商坦言,不少人仍抱持觀望態度,待美中貿易戰情勢明朗後在下決定。

除了產業園區的招商外,記者實際走訪重慶渝中半島解放碑商圈、朝天門片區,該區域一直都是各大商家的必爭之地,售價及租金都高得驚人,也成為外界評估企業名望及歡迎度的重點。

記者觀察到,即使在上班時間,解放碑商圈內往來人潮依舊蓬勃;而地處重慶商業中心的朝天門廣場及解放碑間,工人們正大興土木,趕著為預計在二○一九年第三季度開幕、新加坡凱德集團投資人民幣二四○億元的「重慶來福士廣場」做最後趕工,預計開幕後,作為商辦、高級住宅、五星酒店、購物中心的來福士廣場,預計又將掀起重慶百貨零售的新頁。
 
 
面臨經濟下行
霧都投資前景受質疑

 
當然,這些前景仍會隨著大陸經濟下滑而產生質變。

根據重慶市生產力發展中心和重慶市綜合經濟研究院聯合發布《2018年重慶經濟景氣報告》提及,「全市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但穩中承壓,景氣指數運行在適度區間偏低位置。」其中壓力源自於重慶以製造業為產業基礎,但今年製造業景氣低迷、產業升級慢,投資力道不彰;此外,在創新環境、企業成本提高及美中貿易戰等因素下,重慶供應鏈同樣面對挑戰,在在影響企業投資意願。

重慶自古以來就被隱居於薄霧中,而這層薄霧曾經被吹散,讓外界看到這座城市之美,然而,目前備受國內經濟下行、美中貿易戰爭等情勢所逼,是否能再現榮景,得看地方政府端出的牛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