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線議題

花媽民調為何直直落?

市政團隊是最大致命傷

喬偉 2017-10-01

雖然菊系幕僚以「深刻檢討,加速城市轉型腳步」的制式反應,回答外界探討原因的詢問,但畢竟是官話,其中真正原因,陳菊親信心知肚明。

造成陳菊民調大不如前的原因分析,黨內初選副作用是普遍公認的因素;第二就是民進黨其他派系攻擊新潮流的後遺症;第三是八一五停電,陳菊無辜受到波及,受累於有心人士刻意醜化的十五人名單;至於最後,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施政團隊螺絲鬆懈,政務官的表現是一代不如一代,數饅頭過日子的心態,讓民眾留下市府麻木不仁的印象。
 
 
派系操弄波及陳菊
 
黨內初選的副作用,說明白一點,就是對手不但攻擊菊系接班人劉世芳,同時更不遺餘力攻訐陳菊。街頭巷尾評論聲音不斷,連民進黨全代會召開日期都成為焦點,可見有心人士著力極深,影響到從前力挺陳菊的花迷,當然反映在施政滿意度上。

此外劉世芳聲勢不振,陳菊卻仍然力挺,令花迷感到不解,更讓對手有機可乘,各種謠言紛紛出籠,連花媽的操守都受質疑,也動搖花迷支持陳菊的信心。花媽當然知道受到連累,不過卻仍然支持劉世芳,原因陳菊說得非常明白,除了曾經共事的關係,還因為劉世芳的廉潔自持。陳菊等於替自己闢謠,不過,在有心人士刻意操弄下,為時已晚。
陳菊推薦清廉人才有錯嗎?如果沒錯,就是花迷上當,跟著起鬨。

至於黨內群起攻擊新潮流的後遺症,最明顯的,就是其他派系刻意放出的「整碗捧去」說詞,除了攻擊新潮流整碗捧走中央執政利益,就連陳菊的接班問題都被說成整碗捧去。

新潮流人才能夠獲得陳水扁、蔡英文相繼重用,讓其他派系感到不堪。因妒生恨的派系鬥爭,固然可以理解新潮流成為目標的原因,但是波及陳菊就匪夷所思。

陳菊在高雄市主政已經十一年,而民進黨拿到中央執政權才一年四個月,現在攻訐陳菊整碗捧去,當然是欲加之罪。既然是何患無辭,只能唬弄判斷能力差勁的第三者,聰明的高雄人被影響的只有小部份。

再看八一五全臺大停電衍生的十五人名單,更是標準的欲加之罪,因為名單中的前高雄副市長陳啟昱,在黨內派系屬於高雄縣黑派少主,由英派的不分區立委陳其邁向蔡英文推薦,才獲派臺鹽董事長;如果仔細探討名單中人選的出身,前副市長吳宏謀更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當年賞識升任簡任官,現在得意於蔡政府,為何不歸納於吳敦義提拔之功?

十五人名單明顯是故意東拼西湊,刻意醜化陳菊,謠言止於智者,聰明的高雄人豈會輕易上當?
 
市政團隊的螺絲鬆懈
 
陳菊在今年施政滿意度上吃了悶虧,要深刻檢討,市政團隊的螺絲鬆懈,絕對是高雄人逐漸感到不滿意的原因。
回顧陳菊獲得高民意支持度的原因,可以歸功於市民非常滿意陳菊的市政措施。十年前,高雄人感覺整個市容煥然一新,外地人直接讚賞高雄變漂亮了,所有說法都是市政績效提高,連帶讓市長的滿意度扶搖直上,終於形塑陳菊在政壇的南霸天聲望。

當年能夠從市容起步,獲得民眾認同,說穿了,原因很簡單,因為執政團隊每天戰戰競競,絞盡腦汁要做民眾最快速認同的政策,於是花花草草造就花媽的明星架式,臉書吸引上百萬網迷按讚。

可是,當行政團隊鬆懈,政務官抱著數饅頭的心態,不但不再主動關心民眾,甚至就連被動的一○九九市政熱線,都輕忽民眾反映的問題,花媽當然受到連累。

尤其,從過去民意調查可知,高雄人最不滿意的施政就是交通問題,但是由成大教授轉任的交通局長陳勁甫,似乎毫不在乎民意的反應,只顧沉醉於學術象牙塔而回到成大兼課,讓高雄的交通繼續混亂不堪。

例如陳勁甫將重要路口劃定左轉專用道,以致原本就塞車的兩線道,因為左轉車輛占據一線道路而變得更塞,但是用路人不知道交通局長的名字,市長陳菊就成為出氣筒。

從前漂亮的高雄街頭,現在卻是坑坑洞洞的路面,相關單位苦於預算不足而無法翻新,但是交通局卻虛耗經費於「生態交通全球盛典」。

為舉辦交通全球盛典,交通局已經發包十二項採購案,結果內容華而不實,甚至根本無法達到高雄市致力保護生態的宣傳目的。就以其中一項採購案為例,發包名稱是「居民替代停車場暨低碳運具管理」,顯然只是提車場的管理,結果高雄人必須在坑坑洞洞的道路上行車,然後交通局慷慨地闢建臨時的替代停車場,市民的怒火當然是火上加油。然而,交通局卻重複編列採購案,同樣名稱出現二次,採購金額分別是四二二萬元與四三○萬元。

交通局不但沒有深刻檢討,甚至繼續提出「交通寧靜區規劃設計與改善」,經費雖然只有九十五萬,但是當高雄市需要努力開源節流時,交通局卻花錢如流水。其他如交通管理委託服務、社區接駁服務,不但不切實際,而且流標後仍繼續二度發包,一定要花掉冤枉錢才罷休。

從交通局的案例,證明陳菊的滿意度下降,可說是非戰之罪。想一想,從前得到高民意支持度,現在卻直直落,顯然執政團隊的表現才影響深遠。

甚至,如果從臺南市政府的招標案,更可以說明《天下雜誌》的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評比很不單純。

臺南市政府曾經上網採購勞務服務,不過卻不需要實際執行,只要規劃如何宣傳賴清德的七年政績,其中投標的一家廠商就是《天下雜誌》。這個標案最後流標,難道不是因為賴清德決定出任閣揆而不再需要宣傳?更巧合的,賴清德過去六年的評比都是很高分,今年標案流標後,難道是巧合掉到第七名?

依照賴清德的例子,花媽更不必耿耿於懷,可是如果政務官繼續數饅頭混日子,明年如果由別家媒體來評比施政滿意度,可能結果就真的要耿耿於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