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時事

手握軍售大單 沙國恐全身而退

沙國異議記者哈紹吉慘遭「誤殺」

藍硯琳 2018-11-01

毫無疑問,沙烏地阿拉伯親手招來一場風暴。

二○一八年十月二日這天,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為取得離婚文件,進入沙國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後卻人間蒸發,土耳其政府指控哈紹吉遭到沙國計畫性殺害,且各項小道消息都直指,主導該計畫的靈魂人物,正是年僅三十三歲、沙國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震驚全球,也讓沙國國際聲望瞬間蒙上陰影。
 
敢於批評政局 
異議記者哈紹吉慘遭殺害

 
先談談哈紹吉的死。這位出生在一九五八年的記者,由於家世豐沛人脈,投身新聞界三十多年,與沙國王室、情治機關等保持良好關係,同時因畢業於美國印第安納州立大學,與西方國家的交流管道同樣暢通,可稱是西方研究沙國的重要媒介。

然而,當薩勒曼國王(King Salman)繼位、刻意安排兒子薩勒曼王子接任王儲後,哈紹吉的命運就沒那麼好過了。
年輕氣盛的薩爾曼王儲浮上檯面後,開始大刀闊斧整頓政局,不僅聘外國專家、積極提出對沙國政經局勢看法,也推出「沙烏地遠景2030」前瞻計劃、推觀光及興建基礎建設、容許女性開車等,讓他逐漸受年輕世代喜愛,成為帶領沙國「改革開放」、跳脫對石油高度依賴的最佳代言人。

在開放之餘,薩爾曼王儲卻也因壓制社會運動、威逼王室競爭者、冒進拉抬對伊朗的仇視、介入葉門內戰等行為,引發外界抨擊,而哈紹吉對於亦感到不滿,不時嚴厲批判其「獨斷專政」,但此舉不容於新任王儲之眼,因此哈紹吉處境一天比一天更艱辛,二○一七年甚至無法在任何媒體上發聲,最終只能離開沙國前往美國定居。

由於敢言,前往美國的哈紹吉持續為華盛頓郵報撰寫文章,發表目前沙國處境的批判與觀察,但這樣的態度當然令執政者不悅,因此外界直指此次哈紹吉「被消失」的傳言,正是薩爾曼王儲下達的指令。


 
                              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進入沙國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後卻人間蒸發,土耳其政府指控遭到沙國計畫性殺害。


沙國認誤殺
土耳其批有計畫殺害

 
當然,第一時間沙國堅決反對外界的各項指控,但因為身分、失蹤地點敏感,哈紹吉事件不但沒有隨時間被淡化,傳言反而越來越多,如哈紹吉進入領事館後,沙國派出的暗殺小組隨即入內,不久便傳出淒厲聲,哈紹吉被當場支解等,情況一發不可收拾,還掃到在將在沙國首都利雅德舉辦、被譽為「沙漠達沃斯」的二○一八年「未來投資倡議」,摩根大通執行長戴蒙、福特汽車董事長比爾.福特、世銀總裁金墉等重量級嘉賓都表態不出席,怕被掃倒颱風尾,讓王儲臉上無光。

眼見情況不對,十月十九號沙國官方媒體《新聞頻道》發出消息,首度證實沙國流亡記者哈紹吉,在十月二日因與沙國官員在領事館內一場「激烈拳腳的衝突」中死亡,而沙國已逮捕涉案的十八名嫌疑犯及開除數位情報局領導,且強調王儲薩爾曼與此事無關,以穩住沙國備受抨擊的局勢。

然而,沙國低頭認錯,非但沒有平息眾怒,還讓自己下不了台,畢竟與一開始堅決否認的態度不一致且理由牽強,怎麼到了這時卻翻盤?

作為沙國的競爭者土耳其,當然不會錯放機會,在十月二十四日當天,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Tayyip Erdogan),首度在土耳其議會針對哈紹吉遭殺害案發表談話,直言哈紹吉遇害前,沙國陸續派員抵達土耳其,還派人喬裝成哈紹吉,前往伊斯坦堡不同地點、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事發前兩天監視器被切斷電源、哈紹吉抵達領事館後約九十分鐘後,「假哈紹吉」從後門離去等調查,強烈指責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是有計畫殺害記者哈紹吉的元兇。

而同日,沙國「未來投資倡議」峰會在抵制中照常舉行,此次主要焦點薩爾曼王儲,當天不僅安排與哈紹吉的兒子握手,也在峰會上首度公開談及哈紹吉之死,稱受有心人挑撥破壞與土耳其的關係,揚言必將犯下罪行的人繩之以法,受法律制裁。
 
順利卸責 
薩爾曼卻無法挽回聲望

 
目前兩強立場已形成強烈對比,在一方推責、一方緊咬的態勢下,政治情勢詭譎,兩強盟友美國立場也尷尬,它一開始是打迷糊仗的,但當輿論升溫後,也逼得美國不得不嚴厲譴責,揚言重罰。

目前美國撤銷了二十一位「已識別出至少部分」捲入該案的阿拉伯官員簽證,不過外界觀察,始終標榜美國優先的川普,著實不敢「重懲」,畢竟雙方仍有多達一一○○億美元的軍售合作和政治運作在手,進退兩難。

沙烏地阿拉伯所點燃的這把火,非但沒有達到目的,反而引火上身,而沙國將此事件定調為審訊「誤殺」,難平眾怒也搞臭國際名望;此外,被視為沙國希望的王儲薩爾曼,地位同樣難以安坐,就算最後順利脫身,相信舉世也將在他身上,打上一個大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