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訊息

解析林富男"藝流思想"創作之原意

陳彥竹 2018-06-05

今年林富男獲高雄師範大學藝術學院聘任講座教授,旋又獲該學院邀請於藝文中心展出其個人創作“藝流思想”作品52幅,完整呈現塵封已久的真實之美。訂於6月3日下午三點,在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8479)舉行開幕茶會。

  林富男現任“行政院”政務顧問、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南台灣觀光產業聯盟總召集人、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高雄師範大學藝術學院講座教授、高雄漢王洲際飯店及墾丁天鵝湖湖畔別墅飯店總裁等職。他2014年受邀於彰化生活美學館、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展出“異流油畫”和“氣韻生動”個展,呈現習畫以來創作的成果,該階段以異流油畫詮釋油彩繪畫的“流動與漂浮”,將材料科學應用於油畫媒材,把奈米礦材與珍珠粉調理出合適比例的顏料,以多層次的畫、貼、潑、染、拓、暈等技法,堆疊出油畫的異流形式。

  林富男說,其作畫伊始便定下“勇於創始”、“敢於創造”、“成於創新”的三創信念。此一信念可以給人一種穩健的意志,幻想的氣質,強烈的情感,生命的潛力,克服怯懦的優越氣勢,捨棄逸樂而偏愛冒險的欲求,也開啟他對繪畫技法和媒材的研究。從而三創的意識更深存心底,成為永不熄滅的進取和希望,以及生命的愉悦與啟示。的確,三創豈是易事,他每每提筆總思索著如何在繪畫中,嘗試迥異的藝術形式,呈現給世人。

  探究,現代藝術與當代藝術到底有何不同。林說,只在於作者對創作思想的改變而已,並非用其技巧或材料的不同。参諸,杜象(Marcel Duchamp)將日常工業製品的小便斗視為藝術,此舉在藝術進程投下震撼,也開啟了當代藝術的觀念性轉變,美學的邊界條件逐漸模糊。杜象賦予現成物(Found Object)藝術的價值與意義,以此質疑藝術品必須是高超技法結晶的想法,他以藝術的非物質觀念取代過去藝術的物質性觀念,致使當代藝術逐漸建立在思想而非觀看的基礎上。

  林富男將此次展覽取名“藝流思想”便是以思想為軸心,對自身與創作進行反思。猶如霍金所說,人只不過是一根脆弱的葦草,但他是一根會思想的葦草。思想形成人的偉大,有思想方有主義進而才能實踐理想,思想的生命在於執行,思想的權威也在於執行,我們全部的尊嚴就在於思想。近年來,林富男嘗試以西方思想用觀念性手法開闢新的創作途徑,將中國二千多年來民間傳統華麗的刺繡,翻轉並重新處理、拼組,藉此釋明華麗的背後,藏儲了多少的光輝,隱含著多少的辛酸,方能化作喜悦成就完美。

  “藝流思想”的創作是一次中西方的硬碰觸。我們現在面對著一個全新時代,而且是全速變動的世界,東方有中國夢西方有美國夢,東西方文化存在差異,但差異不妨礙融合。試問,是東方好還是西方好?林富男認為,東西方都很好,關鍵在有識者不單純講東方,也不是只講西方,而是東西合璧,互為欣賞。其實“藝流思想”作品的誕生,也象徵著只要你想做,你也會是一位當代的藝術家。一個成功的人之所以偉大,不是因為他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他做對了什麼。

  作者在動念之間產生“思想系列”的創作基礎理念,從絲綢刺繡縝密的針法中,感悟到父母之於孩子的愛是永無邊界條件。再讀孟郊《遊子吟》慈母為遊子悉心縫製的衣裳,一針一線都為正面完美而付出,但其背面一針一線所付出的辛勞有誰看得見。刺繡是如此的極端禁錮,但她的心靈卻是如此的自由,為求盡情表現正面的完美,繡者會不擇方式不顧章法,奮力呈現完美。然而背面的真實才是真正的偉大,也是一種用真善美來體現生命的價值。即使她曾長期被禁錮在裱框之內,但當作者將之反裱時,即能揭開麈封已久的真實之美,來呈現她真實的偉大。

  此次52件絲綢刺繡是現成的物件,有民國初年的手工刺繡和近代的機械繡,多半來自個人收藏和古物店,或懸於國泰階平,四海無事的正廳,或藏於稍深居遊宴,以聲色自娛之室。其正面華美且精細,她們的回味是高貴奇美而歡樂,都有昨日微笑的撫慰,也有淚水的滋潤。然而,刺繡背面力量的衰微,是否由於人類過份重視正面虛表的美麗,而忘卻成就完美的偉大,其實被麈封了跨世紀的背面,才是真正的真實。感嘆!此一時代,我們已失去擁有想像中應有的穩定和安全與完整未來,總覺得生活在一種不確定的環境中。試想,我們所需要的是真實,還是虛表呢?

  林富男藉由迥異的思想,將其背後不為人所重視的過往及真誠,呈現給你。他說,不知道刺繡誕生的尊嚴,但深知她們現在被展出的榮耀。這好比父母為子女所付出的辛勞、莘莘學子含薪茹苦的求學過程、底層農工從豪雨的黃昏到細雨的黎明戮力的工作,很多艱辛克難血汗,是我們沒看見的。這些過程或許令人感到疲累與不安,但她恰巧是最真實與善良的一面,也正是成就一切真善美的本源。是故,繡之正反,無貴、無賤、無長、無少,正如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欲人之無惑猶且耻學於師。作者認為,看似雜亂無序卻是至關重要的章法,能以正面之姿重現於你面前,而受人尊重。

  作品表面刻意遺留未經完整移除的背紙,或黏貼金箔加以點綴,暗示觀者眼前所見是經由一段探尋過程而展現,進一步思考如何挖掘社會角落被塵封的真實。作者也不敢為刺繡命名,因為她自古即有美名,不能因為他的反思而改變她的偉大,也期許作品散發幽微的懷舊(nostalgia)情緒,以召喚她自身的鄉愁與歷史的記憶,產生圖像考古的獨特氛圍。再作者為求作品吉祥,則鈐用其先祖典藏的漢十八字吉語玉章【大吉祥 秩公卿 宜子孫 家富昌 壽萬年 樂無窮】,又為說明真實才是誠實,作者有意將時空錯置,啟用家寶【乾隆御覧之寶】鈐印,以表徵作品的尊貴。

  我們現在面對著一個全新時代,而且是全速變動的世界。“藝流思想”便是情感與思考的匯集,延續“異流”之底蘊,力圖跳脫既有章法規則,“流”字更指涉自我思想和創作能量的流轉變遷,這些作品不僅是對先祖的緬懷及致敬,也是作者從傳統油畫轉向形而上思索的心路歷程。藉此心得分享給大家,藝術並非這麼艱深難懂,藝術品亦非僅存在高尚豪門禁錮之內,她是一種思想、觀念、常民文化,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在當前複雜的環境中,我們更需用自己最真誠樸實的心,善待大眾即是藝流之作。

展期:6/1~6/30
時間:週二至週五10:00~20:00。週六至週日12:00~20:00週一休館
地址: 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 高雄市苓雅區中山二路483號
開幕時間:6/3下午15:00,主辦單位備妥頂級台灣高山頂峰茶及智利進口松鼠紅酒,邀請您的蒞臨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