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日落條款惹議 搖搖欲墜的伊朗協議

川普又出招

藍硯琳 2018-05-01

最近,國際社會似乎異常熱鬧。

不僅兩韓領導人文在寅、金正恩將舉行世紀高峰會,美國狂人總統川普也透露有意願與北韓領導人來個「川金會」,搶占國際新聞版面;而夾在兩韓首長會面的高度曝光下,川普,日前又拋出若不修改伊朗協議瑕疵,美國將退出的言論,再度引發世界震盪!這番言論也讓四月二十三前往華府進行國是訪問的法國總統馬克宏,肩負保住伊朗核協定和化解美國貿易威脅難題的使命,挽救協議破局態勢。
不過,川普為什麼狠批前任總統歐巴馬所促成的伊朗核協議為「歷來最差交易」,更不惜揚言退出換取談判空間?
 
不滿二○二五可重啟核試驗
川普要求修改伊朗協議

 
由於西方列強懷疑伊朗以「民用的核能設施」發展核能武器,十多年來始終與伊朗保持距離,尤其自二○○三年伊朗宣布成功提煉出鈾以來,聯合國已通過四項制裁決議,禁止其參與外國核能投資、金融、運輸等活動,而美國則是切斷所有伊朗與美國間銀行體系與金融往來的管道、凍結伊朗至少一五○○億美元海外資產、制裁提供伊朗物資支持的機構,以金流實質制裁伊朗,力道同樣不手軟,連帶影響伊朗國內經濟發展空間。

然而,這樣的困境局勢,卻在二○一六年迎來改變。

從二○○六年起,伊朗就已開始與相關國家斡旋,希望能解除經濟制裁,而時至一五年,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與一三年上任的伊朗務實派總統羅哈尼通電話,以求全力重返亞太,解決伊朗問題。同年七月十四日,伊朗與美國、俄羅斯、中國大陸、德國、法國、英國外長經過長時間協商後,針對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和解決經濟制裁等問題達成共識。

伊朗答應十五年內,接受其提出的核計劃限制規範,如聯合國對其彈道飛彈禁令將保留八年、拆除阿拉克重水反應堆爐心、減少三分之二離心機、將鈾濃縮濃度限制在不超過三‧六七%、同意IAEA進到伊朗境內,檢查可疑的核設施、若違反核協議,國際社會可在六十五天內恢復制裁等,而這為擺脫困局而答應核發展限制的舉動,也讓美國在一六年一月十六日,由歐巴馬簽署取消伊朗經濟制裁,當天全面解除禁令。
但這突破,雖迎來「不流血」的和平契機,但美國國內的反對聲浪卻從未停歇。

歐巴馬認為這阻止了伊朗發展核武的可能性,讓美國和世界變得更安全,但這樣的想法,卻被認為是只圖歷史定位的錯誤決定,已出賣自由與和平,再加上外界認為,拿回千億美元海外資金和取消經濟制裁下,伊朗的內外需市場將有所增長,經濟發展規模儼然會呈現正成長,然而,德黑蘭就更有實力發展核武了……,這些惡評朝著歐巴馬襲來,也因此法案雖簽,但歐巴馬受制共和黨反對,協議未交國會批准,美國國會得以另外通過伊朗核協議的審查法案,要求總統每九十天就必須前往國會,報告伊朗是否遵守承諾,若無違約情況,則總統會定期宣布獲得「認可」該協議。

但這場歐巴馬的豪賭,繼任的川普甩也不甩,他認為協議有「災難性缺陷」,是軟弱的外交敗績,讓伊朗獲得極大利益,卻未讓其付出相對的代價,因此在去年十月十三日,首次宣布協議「拒絕認可」,法案立即遭國會與白宮互踢皮球,而一八年一月,川普宣布最後一次延長對伊朗核問題的制裁豁免,要求歐洲國家同意在五月十二日前修改內容,廢除伊朗二○二五年可重啟部分核子試驗的日落條款,否則揚言美國將退出。
 
伊朗強硬表態
破局就退出禁止核擴散條約

 
川普這波「蕭規不曹隨」的翻盤威力,震得歐洲國家急跳腳,他們擔心若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不僅使協議形同虛設,也將影響歐陸國土安全、禁止核子擴散策略,及與華府間的關係,也因此此番法總統訪美,有關伊朗核問題就成為外界關注焦點,而馬克宏也提出改善方案,盼此次風波能圓滿落幕,畢竟西方國家難以單方面就協議內容要求重啟談判。

此外,此次的主角國伊朗則認為,美國若背棄伊朗核協議,伊朗將可能退出一九七○年生效、目的在制止核武器製造能力擴張的「禁止核子擴散條約」(NPT),以抗議美方單方面違約。

隨著川普上台,美國外交政策明顯從開放轉趨保守,保護主義順勢抬頭,這樣的舉措在全球化當道時代相當受到抨擊,再加上核武一直是全世界權力的象徵,若美一味堅持己意,對於全球核安全的平衡將造成極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