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全臺「園區」 翻修上妝ing

創新機制上路 中央地方無縫接軌

金麗萍 2019-09-09

今年七月底,全國工業總會發表「二○一九年工總白皮書」;記者會上,工總秘書長蔡練生直言:「五缺未改善,問題還更嚴重」。只是,惡化問題的重要成因,卻是臺商回流家數不斷攀升;看來,來自需求端的刺激,也算是甜蜜的負擔。

工業局局長呂正華指出,「新北寶高標廠」尤見中央與地方聯手改造工業區的企圖心。(圖/沈文正提供)

五缺依舊在 甜蜜扛負擔

從今年一月開始,回流臺商家數持續刷新,截至七月二十六日為止,已逼近一百家,投資金額近達新臺幣五千億元。這些數字不會只在新聞資料上靜態呈現,它正一波波地撞擊臺灣的產業環境;過渡時期,五缺問題,不會瞬間消失。只是,這些計畫書上的數字,何時開始令產業、社會正向有感,甚至反應在企業財報上?對此,工業局局長呂正華強調,「這五千億中,今年,有三分之一會落實生產出貨。」意即約有一千七百億元,將成為重要的民間投資,挹注國家GDP表現。

隨著美中貿易爭端從檯面上的你來我往,演變為持久對峙,一股解構重組全球產業鏈的勢力,不斷擴大;而臺商回流將發展為長期趨勢。面對供需條件快速變動,政府得努力維持平衡。五缺中的「缺地」,尤見需求與供給之間的媒合難度。對此,呂正華舉例說明,好比在彰濱工業區,雖然有地,但因當地的海水鹽分,恐怕不適合精密工業,選擇落腳當地的企業,也只能蓋密閉型的廠房。

百家臺商回流,創造瞬間巨量的設廠需求,也為解決沈痾已久的工業區閒置問題,帶來無法拖延的迫切性。只見,工業局端出三大措施、十二項策略,為的正是立即解決問題。現經過全面盤點後,已整理出立即可使用的設廠用地五百三十二公頃。

標本兼治 解開死結

土地問題,在時代環境的推移中,成為糾結纏繞的死結;工業局要解決燃眉之急,必須打開死結。這時,設立整修全臺產業園區,讓地方治理注入產業元素,算是標本兼治的作法;而此時,前瞻計畫的資金補助,更是中央與地方的及時雨。工業局藉由「強化地方工業區公共設施補助方案」以及「設置平價產業園區補助方案」,為全臺產業園區翻修上妝,以利招商加分。

翻修新設產業園區,確實是一項大工程。據工業局工業區組副組長曾琡芬說明,針對「強化地方工業區公共設施補助方案」等兩案,民國一○七年核定補助案,共計一○七件,核定金額為一四一.五一億元。曾琡芬強調,預計全案完成後,可帶動全臺就業人數約二十三萬人,提升產值約一.四兆元。

創新機制上路 吸納投資能量
從中央到地方,實際距離或許不遠,但若欠缺機制連結,恐怕就算是比鄰而居,也會像是永無交集的平行線;這時,即使立意良善的「在地型產業園區」開發,仍會是行百里路半九十,卡在最後一里。

「這是一個十分創新的機制。」一名工業局人員詮釋工業局執行「在地型產業園區」所建立中央與地方的合作機制時,特別強調政府以北中南區工業區管理處及六十二處工業區服務中心,強化連結地方;並以關鍵性財源的前瞻政策工具加持,引資金澆灌地方產業。

工業區變貌 北中南競傳佳話  

中央與地方攜手,開始在全臺傳出佳話。呂正華特別提及位於新北市的「新北寶高標廠」。一九八○年代,新店寶橋路一帶,以美商通用電子為中心,所打造的產業聚落,也曾盛極一時;但走過繁華,昔日風采不再。如今,新北市政府為有效利用新店工業區土地,重新整裝規劃成產業園區。

呂正華表示,「新北寶高標廠」尤見中央與地方改造工業區的企圖心;原本,這附近有幾十公頃的墓地,新北市府大費周章,遷走墓地,規劃寶高一期、二期。呂正華說明,全案規模超過四十一億元,其中,中央核定經費二十五億二千多萬元,新北市政府也自籌十六億六千多萬元。另外,新竹的AI智慧園區,高雄的和發新創基地,都將是工業區變貌的經典之作。

產業園區 地方創夢的開始

新設平價園區,固然令人期待;只是,如何避免重蹈覆轍,再養出蚊子園區被放大檢視,是一大問題。在此,工業局列出四大審查原則:明確有產業需求、鄰近無適當可用之產業用地、水電供給無虞以及閒置土地清查及處理機制等。

誠然,「在地型產業園區」已開始為地方創夢,打開財富之門。藉由建立地方吸納產業能量的環境,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讓市井小民有感,為強化地方治理邁出重要大步。不過,一部中央與地方財政劃分法,仍規範中央統籌收支,地方所在企業所創造的營業稅、營所稅,地方仍無分配權,相較於其他國際城市的自主治理標準,仍有一段距離。

 

史丹福學術基金會董事長黃志遠(左三)、桃機董事長王明德(左二)應臺大名譽教授趙永茂(左一)之邀,發表專題演講。(圖/沈文生提供)

一座園區 兩個世界 

新竹科學園區,是臺灣在八○年代經濟起飛的代表作;最後,區內區外,卻猶如兩個世界。史丹福學術基金會董事長、同時也是亞聯資本執行合夥人黃志遠在由臺大名譽教授趙永茂主持的「亭仔腳ㄟ地方治理系列」中,以「政府營運模式對國家暨地方治理的影響」發表專題演講時,引用新竹在地人清大社會所教授吳泉源所寫:「新竹所得高、建設卻很落後……正是『富裕中的貧窮』的真實寫照。」

根據黃志遠所提資料顯示,二○一七年,新竹創稅全臺第一,但建設仍需依賴中央補助。原因正出在中央與地方的財政劃分原則,所有和產業發展有關的創稅來源如所得稅、營業稅、貨物稅等,都屬於由中央支配的國稅;所以,科學園區在新竹所締造的產值,所創造的稅收,直接上繳中央,新竹透過統籌分配,取得補助;這條國家財源的路徑,繞了一大圈,再回到新竹時,已成涓滴;以至於,地方建設與產業發展脫勾,也才有吳泉源教授所言「富裕中的貧窮」的現象產生。

目前,地方的自主財源,十分有限。黃志遠說明,在財政收入部份,中央收入佔百分七十二.三五;地方收入則是來自於地方稅收,以及由中央主導的統籌分配款,分別約佔百分十五.三及百分之十二,共約百分之二十七.六五。

分權分責 展現治國高度

中央與地方,如何分權分責,將展現治國高度;其中,中央與地方財政劃分法的修法工作,是重要關鍵。誠如臺大名譽教授趙永茂所言,放權地方,不必過於擔心可能遭遇的問題,透過不斷地解決問題,才可望提升地方治理能力,讓臺灣民主更臻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