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給自己一個紅包

丁雯洲 2018-03-01

小時候,過新年,最期待的兩件事,就是買新衣新鞋,還有長輩給紅包了。

我這一輩是和臺灣經濟起飛過程一起成長的,嚴格來說沒有受過戰亂之苦,算是很幸運了,也感恩這段和平的日子。

那時候穿的是中國強球鞋,在當時就是現在的NIKE了;上學有鮮奶可以喝,我記得開始是免費,後來要繳一些費用,應該政府有補助。總覺得現在鮮奶沒有那時的香,菜也沒有以前的甜,想想這應該是時代進步的後遺症吧!

過年買新衣戴新帽,有點老套,現在無時無刻都可上網買新衣,宅配到家。五、六○年代可沒那麼方便,只有在過年時,父母才會幫小孩添置新衣物,倒也不是特別期待穿新衣,而是那種過新年的氛圍,讓人不覺興奮起來。

年近了,家裡開始大掃除,準備年菜,貼春聯,那種除舊布新的感覺,當時小的時候很是期待,尤其是長輩的壓歲錢,除夕夜吃好團圓飯,我們這些小輩就乖乖在客廳等著收紅包,印象中的紅包大概就是一、二百元,那個年代國中小學註冊費也不過幾百塊。

記得一直到大學,都還有紅包可以拿,長輩認為沒結婚,還是小孩子,要給。成家以後,角色易位,換我要發紅包了,沒人給紅包,心態也就不一樣。成家立業是一種責任,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過年換我們這一輩要張羅這準備那的,一代傳一代,是一種傳承,也是責任吧!

現在過年沒以前年味,一切講究簡單,現在很多家庭連年夜飯都在餐廳解決,我辦公室樓下餐廳,除夕夜席開一七○多桌,爆滿,我覺得團圓飯還是在家裡圍爐才有年味。

過年是盤整總結的時候,過去一年的努力,要利用這個時候,好好反省檢討。今年過年,我也給自己一個紅包,裡面包的不是一張張鈔票,而是我給自己新一年的目標,期盼自己在新的日子裡,有目標,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