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

本期雜誌

刊號 / 380 發行日期:2017-12-01 [點閱數: 91]

封面故事

藍硯琳

 翻轉農村新力量

青農時代來臨

 

 

栽種鳳梨、種米、養魚、自創農業品牌……,當一個個年輕身影選擇走入田野,所面對的挑戰會是哪些?他們又該如何自處,走出屬於自己的新商道?

 

十一月九日,原是冬季時節,但南臺灣高雄,卻如夏季般被炙熱的陽光所包圍,而這股熱情,恰巧與高雄展覽館內熱烈舉辦的「2017臺灣國際漁業展」相呼應。

這場農業盛事,除了匯集世界各地的參展人員外,現場卻多了許多年輕的臉孔,他們睜大雙眼,一攤攤的瀏覽,有的看到新科技就上前詢問該如何運用,有的則是比較農法差異性,好奇心十足。

根據農委會針對百大青農的遴選規範,這群人,年齡約十八至四十五歲之間,他們不挑辦公室的工作做,反而捲起袖子,下鄉從事農耕、養殖等農業活,培育可能是你我每日所入口的糧食,而面對這股現象,外界給了一個形容,就叫做─青農返鄉。

 

不坐辦公室 青年走下鄉

 

或許你會很好奇,這些年輕人為什麼要踏入農業領域?寧可日曬雨淋,也堅持走出屬於自己的農業路?

不到二十五歲的屏東青農顏佑霖說,「自小就跟在爸爸身邊務農,久而久之,也看到這產業的機會。」農二代、農三代的家族背景,是目前青年從農最常見的原因,他們擁有農耕技術,有些甚至還擁有土地,投入農業占有些許優勢,成為這波青年農民的主要動力。

此外,青年從農還有另一種特點,就是對農業的莫名熱愛。

「就是喜歡嘛,而且總是要找一個有趣、具有挑戰性的事情來做……,我是為了想種田才跑去念博士的,」這是目前在臺中推廣農業契作的馬聿安,當初為何想從農的態度。

這些青年背後,沒有驚天動地的從農拉力,他們懷抱著對臺灣農業和土地的關懷,重視有機和土地的復育,因此選擇用熱血,投入這條多數年輕人不願走的辛苦路,扭轉臺灣農業一直以來被貶的的印象。

這兩類型,是目前青年從農的原動力,也是臺灣農業的新軍,不過,從農,可沒有想像中的簡單。

 

開心農場  真的開心嗎?

 

「其實現在年輕人想回鄉務農的人很多,但是,不少人光是土地的取得就卡關,」嘉義青農聯誼會會長陳育旗表示,由於臺灣農地零碎,且擁有者多年事高,除非信任的人開口向他承租,否則就是給代耕業者承包。「幸運一點的,家裡自己有田,不必擔心沒發展空間,再不然,就要去農會等單位尋問合作機會,不過,還未必有人願意承租給默默無聞的青農」。

其次,陳育旗也認為,沒人力、沒資金的既有問題,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仍是農業發展的「未解之謎」。

不少人會講,既然缺工,那全面自動化,不就能解決現有問題?

曾任農委會副主委、現任亞太糧肥技術中心主任林國慶強調,就現實面來看,臺灣人口密度和耕地人口密度,皆已達世界第二,僅次於孟加拉和日本,也因此不管是老農或青農,都得面對耕地價格、生產成本比別人高的事實。

此外他觀察,不像美國、澳洲等大面積栽種農作物國家,好幾公頃的農田管理,只需簡單幾個人遠端操控就能完成,「臺灣耕作面積零碎且規模小,雖然也可以運用科技在農業方面,但操作起來有一定的困難」。

實際在第一線耕種的陳育旗也認為,像是製藥、噴藥系統等,能自動化早已盡量做了,但還是有部分勞力密集的農事,需要大量勞動人力,「目前鄉下勞務人口,多是老阿桑、廠工、外配、外配依親等人所組成的,青農只是管理者、領導者,只占整體勞動市場一小部份罷了」。

陳育旗分享,「一個蘿蔔一個坑啦,政府鼓勵青年回鄉,一個人差不多負責兩分地,那當我有機會擴大經營的時候,說實話,沒有人力來幫我做!」為了趕在蔬果熟成時搶收,人力的調度往往有大空缺。

陳育旗的一席話,點出以農業為正職的專業農困境。

一六年底,農委會推出「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並以「22」方案,也就是透過農業技術團、農事服務團、假日農夫、外役監四項措施,解決農業缺工問題。不過,當此方案一推出,農業團體罵聲一片,直言農田不是開心農場,缺的是長期工而非臨時工。

再來,政府鼓勵青農返鄉,但許多年輕人因土地所有等問題,而不具備農保資格,無法申請相關補助計畫。政府雖推行許多青農貸款與補助,且至農改場上滿一定時數的課,可達到貸款資格,但沒有農保保障,仍被農會體系排除在外。

除了勞動力及投保問題外,獲選第二屆百大青農顏佑霖分享,近年政府提供不少青農優惠政策和補助,像是入選百大青農後,可以有三年五百萬零利率青創貸款和設施設備補助,這對於要踏入農業的年輕人來說有一定的幫助。

不過他認為,「希望能有一個專門的人,可以先和我們對談,知道我們缺什麼,再去想配套措施,而不是給我們一張表單,讓我們只能從裡面挑選農機具,因為當量沒有那麼大的時候,裡面的東西我們也未必用得到」。

 

當農夫不是一件浪漫的事

 

觀察近年青農下鄉的熱潮,林國慶也點出「三缺」外的問題。

他直言,年輕人要做兼職農當然很好,但如果要做專業農,也就是做老闆,就要認清楚農業本質,「就算政府把土地、資金給你了,你有辦法把產品賣出去嗎?你能適應單一且規律的農忙生活嗎?再加上臺灣小規模的耕種,比較沒辦法用現代科技操作,間接要面臨很大的天災、價格等自然風險,這些都是青農要仔細思索的地方」。

確實,提到青農,不外乎聯想到他們有熱情、創意,對於農地耕種的態度,多傾向友善農耕的方向走,希望為這片土地盡一份心。

然而,想要投入農業之餘,能否有技術生產具有市場性的作物、打通行銷通路,若是承接父執輩家業,能否有效與其溝通,再再考驗年輕人的態度是否夠堅定。

對此農委會輔導處副處長周若男認為,臺灣農業體雖不夠大,無法以量向國際競爭,但民以食為天,年輕人投入農業絕對是有發展希望的,而面對缺人的質疑聲浪,她強調今年已在全臺設立二十多個技術團,協助農民農忙時人力補給。

「當農夫不是一件浪漫的事,」這句話是實際投入下田耕作後,青農普遍的心聲,不過,也因為對農業抱持高度熱情,他們越挫越勇,設立品牌、網路行銷、懂得以現有資源異業合作,反倒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農業天地。

而本刊此次專訪了「九厘米」及「十八麥」創辦人馬聿安、微笑綠霖品牌負責人顏佑霖、菖葳國際董事長林彥廷三位青農,從他們選擇投入農業的奮鬥史中,瞭解青年從農的艱辛,以及有別以往的經營策略,看他們如何以一己之力,為臺灣農業的未來打拼。

 

 



 


Copyright © 2010 Blue Oce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最佳瀏覽模式:1024x768 瀏覽器:IE7.0(含)以上〕
電話:(02)2912-5390  傳真:(02)2912-7111 地址:新北市新店區北新路三段217號6樓
服務信箱:service01@ecf.com.tw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AM9:00~PM6:00